翻页   夜间
龙腾小说 > 民国奇人 > 第十六章 三眼巫的小道消息

第十六章 三眼巫的小道消息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龙腾小说] https://www.hongyanmotor.com.cn最快更新!无广告!

    屈孟虎的脸色变得严肃起来,问:“到底怎么回事?”

    周平往门外望了一眼,将两人领进里屋去,再关上门,这才说道:“学生三人自奉了老师命令,前来渝城查探消息之后,就一直在收集程兰亭的相关消息,结果发现此人一年之前就消失在大众视线里面了,后来我们几方探询,据说此人生了重病,生命垂危,没办法抛头露面……“

    屈孟虎皱着眉头说道:“重病垂危?一年之前?”

    周平点头,说对,从各方面的反馈来看,都证实了这个消息是准确的,徐青山买通了程府的佣人,得知程兰亭此人已经有一年多的时间不在家中了,但至于去了那里,这个说法不一,有的说是去了城外别院,有的则说去了巫山乡下,至于到底是什么,目前我们还没有查清楚……

    屈孟虎问:“那现在渝城袍哥会主持大局的人,是谁?”

    周平说道:“纪晓野。”

    屈孟虎有些茫然:“这是何人?”

    周平说道:“纪晓野是程兰亭的心腹手下,以前是渝城袍哥会的凤尾老幺,现如今变成了执事大爷,不过他也不算是主持大局者,渝城袍哥会还是掌握在程兰亭的手中,无论干什么,都是按照着他的意志在执行,另外几个主事者,都是他的心腹手下;至于老龙头时代的人,经过几年清洗,基本上都已经下来了……”

    他大概介绍着当前局势,屈孟虎听完,眉头一皱,然后说道:“如果是这样的话,程兰亭恐怕就不是身患重病那么简单了。”

    周平点头,说道:“对,我们几个讨论过,感觉那家伙似乎早就预见老师你要找他麻烦,所以躲起来一样。”

    屈孟虎摇了摇头,说:“不,程兰亭可不知道有我这么一个仇家在。”

    周平问:“不是躲你?”

    屈孟虎很是确定地说道:“对,他绝对不可能因为我而如此这般,肯定是有别的原因,你们继续去查。”

    周平当下也是没有二话,立刻说道:“好,我知道了,回头去通知徐青山和屈封——老师,你一路旅途劳顿,想必也是累了吧?房间我已经给您和甘先生收拾好了,这些日子,暂时就先在这儿住着。”

    屈孟虎点头,说道:“嗯,你办事我放心。”

    得到肯定之后的周平很是高兴,带着屈孟虎和小木匠在在楼里转了一下,他给两人安排的是二楼最好的俩房间,简单介绍之后,然后便告辞离去。

    等人离开之后,屈孟虎才跟小木匠解释,说他之前不是去过颚北么,在那儿教过一些对法阵比较有兴趣的年轻人。

    而眼前的周平,以及徐青山、屈封,便是其中几个比较出色的。

    程兰亭现如今已经贵为渝城袍哥会的龙头老大,人多势众,而且行踪不定,他这回想要报得家仇,单打独斗可不行,所以除了叫甘墨过来助拳之外,还叫了几个学生过来这儿打杂,做一些刺探情报和消息收集的工作……

    小木匠感觉那周平无论是为人处世,还是逻辑思维,都非常不错,便出言夸奖一番。

    屈孟虎告诉他,说周平的资质只能算一般。

    这三人之中,属他的那个本家屈封悟性最强,人也聪明,唯一有些不太好的,可能就是心机有点儿多——不过这也是相对的,现在的人,想要在这世间混得好一些,脑子要是不活泛一点儿,还真的有些艰难。

    晚上的时候,他会帮着介绍一下的。

    两人这一路上过来,旅途劳顿,所以也没有多说什么,厨房烧得有热水,轮着梳洗一番之后,便各自回了房间。

    小木匠回房打坐,没多时就入定了。

    他自从进入《灵霄阴策》的通神之境后,整个人的修行便无比迅猛,往那儿一端坐,气息流转,便能够感受到常人所不能觉察的气息,将其全力吸收体内。

    而这些气息,经过经脉流转与吐纳之后,最终就会吸收成为了自己实力的一部分。

    人形龙脉,这可不是简单拿出来开玩笑的。

    而渝城这地界,南北向长江河谷逐级降低,西北部和中部以丘陵、低山为主,东南部靠大巴山和武陵山两座大山脉,坡地较多,境内山高谷深,沟壑纵横,冬暖春早,夏热秋凉,四季分明,龙虎汇聚,却是西南境内山川地理的集结之所。

    此地气息涌动,翻滚强烈,可比别处的修行,要更加强烈一些……

    修行不知岁月,一晃眼便到了晚上,这时一搂处有了动静,没多一会儿屈孟虎过来敲门,叫他吃饭了。

    小木匠起身,来到了一楼,瞧见了屈孟虎的三个学生。

    周平他白天见过,是个相貌平平无奇,小眼睛里时不时泛出几分精光的年轻精明男子。

    他是颚北人,也就是所谓的“天上九头鸟,地下颚北佬”。

    徐青山则是个北方大汉,人长得又高又壮,模样颇有几分憨厚老实的感觉,特别是一笑起来,平添几分傻气,不过待人处事却是不卑不亢,有礼有节,是个不错的苗子。

    至于屈孟虎最为看重的,则是与他同姓的屈封。

    这人是渝城本地人,个子不高,最有一点儿歪,平日里满脸笑容,眼眉儿都是弯的,待人十分热情。

    这三人不愧是屈孟虎的得意学生,每一个都是人杰。

    三人在街头食铺买了猪头肉、卤牛肉和涮杂之类的熟食回来,又买了点儿当地特色的米酒,加上一堆白乎乎的馒头,等小木匠认识完了大家之后,徐青山已经将碗筷摆好,随后招呼大家过来上桌吃饭。

    屈孟虎招呼各人上桌,而这三个年轻人虽然年纪与两人差不多,甚至有的更大一些,但对待屈孟虎的态度却十分恭敬,客客气气地让屈孟虎坐上席。

    就连小木匠这客人,也坐上了主客位。

    不过这酒杯一碰,那些乱七八糟的规矩就没有多少了,气氛也就热闹起来不再拘谨。

    小木匠发现,周平这人比较好酒贪杯,而徐青山则比较憨厚寡言一些,饭桌上除了会说几句“吃好喝好”、“多吃点”、“馒头够”之外,却是不会再说什么,至于屈封,不愧是屈孟虎最为看好的学生,热情之余,还颇多沉稳,而且说话办事颇有条理,很自然地将话题聊到了当前任务上来。

    屈封告诉屈孟虎,说根据他们这段时间活动之后,探寻的消息来看,那个程兰亭很有可能躲在某一处地方,暗中操控着渝城袍哥会的发展。

    那家伙虽然不露面,但渝城袍哥会的各个地方,都塞满了他的人,让他对袍哥会完成了实质上的掌控。

    至于这家伙对外宣扬的病重,这极有可能是一个幌子,只不过他为什么隐藏起来,不肯露面,这个屈封听到一个小道消息,说大概在两年前的时候吧,有一个巫山古墓被人发现了,里面发掘出了一种三眼小人的遗迹。

    这种三眼小人,在西南是大大的有名,黔州称之为“个嘎公”,藏边称之为“波旬魔”,滇南叫做“细细虫”,至于巴蜀这一带,则直接称之为“三眼巫”。

    三眼巫流传甚广,而既然称之为“巫”,里面自然有一些不为外人道的东西在。

    相传那墓穴遗迹被渝城袍哥会得知后,立刻就封锁了,而作为渝城袍哥会的龙头程兰亭还亲自跑到了现场查看。

    当时盗墓的那几个土夫子全部都被渝城袍哥会清理了,不过世上哪有透风的墙,这消息还是流传出来了,而告诉屈封的,则是其中一个土夫子的侄子。

    那家伙跟屈封说,那个巫山古墓就好像是一个地下王国一般,里面有大量三眼巫修炼、祭祀和祈祷神灵的东西,看上去好像是一个祭殿一般……

    而那件事情过了没多久,程兰亭便称病不出了。

    所以程兰亭极有可能是从那三眼巫遗址之中获得了一些好东西。

    当然,这些只是推测而已,之前的时候,屈封也只是当作一个笑话,所以没有怎么问清楚,具体到底是怎么回事,谁也不知道……

    屈孟虎听到,问道:“那个告诉你消息的人在哪里?”

    屈封说道:“他在磁器口那边的一个小学教书。”

    屈孟虎问:“是个老师?”

    屈封说对。

    这屈封是渝城当地人,对渝城上上下下,都还算是挺熟悉的,所以屈孟虎才会叫他带队,提前赶回渝城来。

    屈孟虎沉吟一番,对屈封说道:“这样,你明天安排一下,我去与那人会一会。”

    屈封点头,说好。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