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龙腾小说 > 最强剑仙 > 第一六零章:所谓年会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龙腾小说] https://www.hongyanmotor.com.cn最快更新!无广告!

    ~~

    精致装修的恒隆广场人流不息,李弄潮的出现无疑让恒隆广场多了一些亮意,每每经过的女人都会投于其欣赏的目光,甚至连中年大妈都忍不住频频回头。

    李弄潮天生好皮囊,漂亮的像个娘们儿,却又有种独特的书卷儒雅气息,当真不愧为女人杀手,对任何年龄段的女人都别具杀伤力。

    不过显然,柳依依不在这些女人的行列中,只是随意看了一眼便自动略过,她自小从未见过男人,只到见到肖丞,所以在她的观念里,就她的丞哥哥最顺眼,没有帅与不帅概念。

    肖丞听到李弄潮说起隐修年会,眉梢挑了挑,不是李弄潮说起,他还真将这事情给忘了。

    所谓隐修年会,其实是一种延续几百年的古老传统,届时本地隐修家族的子弟均参加,年会内容多种多样,旨在加强当地隐修家族后辈的感情,避免争强斗狠,促进隐修家族的共同繁荣。

    毕竟隐修家族的每一个后人都极为珍贵,没有哪个家族希望后辈们争强斗狠,发生人命之事,牵一发动全身。

    每个地方基本都有这种活动,时间、活动内容均不相同,如古都长安,是每年大年夜十大隐修家族一起吃团圆饭,再如杭州,是每年八月十五一同观钱塘江潮。

    因为沪海二十世纪之初便受到大洋西岸文化的影响,所以年会活动和别的地方有很大差别,是以舞会的形式进行的。

    当然舞会也不是单纯的舞会,可以唱唱歌、下下棋、喝喝酒、切切磋甚至上上床深入交流什么的。

    几十年前这种年会本是几大家族轮流主持的,但七十年代初,****当权者为了更进一步加强隐修家族之间的钳制,便将这个活儿揽在手里。

    既然九处要出钱让大家免费享受,隐修家族乐见其成。

    这活动,肖丞以前都极为厌烦,因为他从前无恶不作嗜色如命,修为一直上不去,每次去都会招致鄙夷的目光,所以后来便寻个由头不去参加。

    现在他也不喜欢这种象征意义大于实际意义浪费时间的活动,但兄长们都相继去世,现在这个担子必须是他扛,总不能像去年一样让大嫂代他参加。

    去是一定要去的,虽然只是个象征意义,但这象征意义对肖家无疑是很重要的。

    这象征着肖家依然是隐修家族之一,子弟没有死绝,至少还有他。

    “呵呵,劳你通知,我一定去的!”肖丞淡淡一笑,对李弄潮的变相讥讽他没胆子去参加,并不在意,这点容人器量他是有的。

    他发现,李弄潮至今都还不知道他的真实实力,就凭他拆楚非鱼那次所表现出的实力,李弄潮便没有任何鄙夷他的道理。

    显然楚非鱼不知道出于什么缘由,并没有将这事情公开。

    “奥,肖少竟然愿意去,这我就放心了,倒时候有机会可要切磋切磋,让我考校考校这一年来肖少有多大的长进,呵呵!”李弄潮悠然一笑,大有指点江山之意,似乎在他眼里肖丞只是一个小孩子。

    上次肖丞欺负楚非鱼的事情,他一直记在心里,虽不知道肖丞到底如何将凝练五阶的楚非鱼欺负的,但这并不妨碍他要收拾肖丞的决心。

    他就要收拾,而且还要收拾的光明正大。

    肖丞眉头挑了挑,猜到李弄潮对他怨气的肯定是因楚非鱼而起的,两人的关系他是知道的。

    切磋就切磋,他也不惧怕,谁搓谁还真说不准。

    旋即又想到舒浮被楚非鱼暴打的事情,不过这时柳依依不知道为什么却缓缓凑到他耳边。

    “丞哥哥!这个人是女的还是男的啊?”柳依依眨巴着大眼睛,悄声问道。

    李弄潮本就是先天五阶高手,虽然柳依依声音极小,可这句话如何逃得过他的耳朵。听到柳依依的话,原本一幅笑吟吟的神色立即凝固,儒雅气质荡然无存,脸色白了白。

    “呃!”肖丞微微错愕,想起了柳依依初次遇见他还问他是不是男人,也就是释然了,促狭道:“这种事情谁知道呢!”

    “你们……”李弄潮听两人一来二去竟然谈论他性别的问题,怒不可遏,他虽说长得漂亮,可性别特征也算是极为明显,哪有辨认不出的道理,两人必定是故意调侃他。

    “哦!我知道啦!”柳依依好像忽然明白了什么,眼睛闪过一丝怜悯,俏皮的吐吐舌头,又低头道:“对不起,我不该提起让你伤心的事情。”

    你知道了?你都知道什么了?我又伤心什么了我?李弄潮脸色铁青,但却不方便发作。

    “好,肖少,我们后会有期!非鱼,我们走!”李弄潮将后会有期两个字咬得特别重,说着便示意楚非鱼一起走。

    “楚小姐,以后别欺负舒浮了,有什么事情冲我来就好!”肖丞待楚非鱼经过他身旁的时候提醒道。

    虽然上次拆过楚非鱼之后,他自己也觉得有些过。

    楚非鱼不过是一个十六岁的女孩子而已,犯不着较真。

    不过当时出于愤怒,谁让楚非鱼和楚景辉合伙跑汤臣欺负他玉儿姐,拆了就拆了,用不着后悔什么,也算是给楚非鱼一个教训,免得以后再搀和逼婚的事情。

    看着楚非鱼,肖丞觉得奇怪,以前楚非鱼生性跳脱,今天怎么站在那里跟一只鹌鹑似得,极为乖巧,甚至看向他的时候,还有些怯懦,按照楚非鱼的性格应该是看见他就要和他拼命才对。

    难道是因为上次的事情,给楚非鱼幼小的心灵留下了不可磨灭的阴影?肖丞不明就理。

    楚非鱼点点头,低着头从肖丞身边快步而过。

    自从得知身子被肖丞破了之后,楚非鱼心思极为复杂,有悔恨有恐惧,甚至想要杀死肖丞以解心头之恨,可此时看到肖丞,她又没有面对肖丞的勇气。

    李弄潮回头冷冷瞪了肖丞一眼,终究没有发作,他打算等年会或者肖家老太婆大寿的时候再狠狠收拾肖丞,在这种大庭广众之下,修真者不得不避讳。

    离开恒隆广场,肖丞和柳依依心情都很不错。

    “依依,刚刚你都知道什么了?”肖丞很好奇,刚刚依依看到李弄潮到底是明白了什么,当时依依的神色有些怪异。

    —————————

    【更新晚了些,不过今天三更还是雷打不动的。】

    ~(未完待续。)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