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龙腾小说 > 最强剑仙 > 第七一七章:暗伤发作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龙腾小说] https://www.hongyanmotor.com.cn最快更新!无广告!

    正午时分,明媚的阳光从高天之上倾泻而下,温泉花园中雾霭升腾滚动,被染成了金色,五六十个强者站在场中,将江心月拱卫在中央组成一个圈,气氛极为萧索压抑。

    五六十个强者服侍各异,都是女人,都显得很年轻,也都是一顶一的姿色,虽然比不上江心月,却也仅仅稍逊色而已,组成一道靓丽的风景线,令人目不暇接眼花缭乱。

    肖丞放出神识扫了扫,发现只有十几人他能看出修为,其他人肯定都是元婴以上的强者,不乏出窍之境的强者。

    而十几个能看透修为的女子,神态和气质显得有些青涩,明显是年轻一代的修者,应该都是江心月的亲传弟子,叶灵蝶也正在其中。

    江心月端坐在蒲团上,盘着双腿背对着花园的入口,她和昨天同样的打扮,一身大红色的裙子,凤披霞冠,极为喜庆,就像一个新娘。

    叶灵蝶蹲在江心月面前,正在和江心月叙话,黛眉紧蹙,抹不开的担忧和伤感,美眸中皆是泪光,却倔强的不让泪水滚落下来。

    “是,师傅说的灵蝶都记在心里,师傅不会有事,师傅要坚持住!”叶灵蝶银牙咬着红唇,粉拳紧握,重重点头道。

    “恩,这就好,你去吧!”江心月温和笑道,此时她的笑容明研媚然动人,却又极为刺眼,比高天的太阳都要炫目。

    “是!”叶灵蝶重重一拜,捂着嘴巴,转身快步离开了草地中央,微风吹起她黑亮的青丝,口中发出喃喃的低语,俏脸皆是悲戚,悬而欲泣。

    即便她一向很坚强,可师傅面对这种生死劫难,她也无法做到泰然处之。

    叶灵蝶见肖丞来到花园,身形顿了顿,下意识停在了肖丞身边,四目相对,叶灵蝶将俏脸撇到一边,不想让别人看到她眼中的泪光。

    “没事的!”肖丞伸手拍拍叶灵蝶的肩膀笑道,心头泛起一阵怜意,又道:“对了,昨天我可真不知道那些传言,没有别的意思!”

    叶灵蝶见肖丞此时此刻竟然还笑得出来,心中升起一股恼意,娇嗔道:“不准笑,我师傅马上渡劫了,你还笑得出来,昨天的事情师傅已经跟我说了!”

    肖丞发现此时露出笑脸确实有些不合时宜,虽然在他看来江心月不会有事,可别人却不知道,此时发笑就显得有些幸灾乐祸。

    在场所有人都注意到肖丞的到来,立即出于仙岛、剑阁的尊重向肖丞礼节性的拱拱手,算是打过招呼。

    虽然肖丞年纪小,修为也不算太高,可却是逍遥岛的首弟子剑阁的小师叔,不能轻易得罪。

    这十几年来,因为江心月和岛主关系不错,太乙宫占了不少光,如今肖丞和江心月以及叶灵蝶关系都很好,也是众人乐见其成的事情。

    肖丞对众人拱手回礼,将目光投向江心月,正准备前去询问一下,一个面色冰冷的女强者拦住了去路。

    女强者就是太乙宫的大长老,想肖丞拱拱手,有些为难道:“肖道友,今日宫主突破渡劫,您能来此观礼,是我太乙宫的荣幸,但是…”

    大长老欲言又止,似乎有些难以启齿,委婉道:“想必肖道友也知道,这渡劫呢,雷劫威力太大,会破坏衣物,宫主又是女人,这……”

    不用大长老继续说,肖丞就明白了大长老要表达的意思,毕竟男女有别,而渡劫的时候,劫雷会破坏衣物。

    虽然不会尽数毁去衣物,可难免会暴露一些不该暴露的地方,这里的所有人都是女人,只有他一个男人,就有些不合时宜。

    之前他到真没考虑到这个问题,现在说起来不由得有些尴尬,不过他也不能走,离远了怎么帮江心月渡劫呢?

    “妍丽姐,没关系,浑身焦黑,也没有什么不妥的!”中央的江心月回头笑道,示意肖丞过来。

    既然江心月都说没关系,大长老便不再阻止,欲言又止终没再说什么。

    肖丞来到江心月身边,悉心打扮一番之后的江心月当真绝代芳华,绝美的容貌、完美曼妙的身段,轻轻一笑萧杀白花,十分姿色十分风韵,却不会觉得花哨浮夸,令人心驰神往为之迷醉。

    江心月弥散着清馨好闻的花香,轻嗅之心旷神怡,肖丞深深嗅一口清香,看着江心月完美的容颜,不禁微微失神。

    “好弟弟,别看傻了!”江心月用广袖掩着朱唇,轻轻笑道,此时的她不像成熟的女强人,更像是一个妙龄女子。

    或许因为即将面临生死劫难,她今天比往日放开了很多,少了平日里必须有的威严,一切出乎于心,此时的她才是最真实的她。

    “心月姐这么漂亮,十个男人九个傻,还有一个是太监!”肖丞回过神凑趣笑道,话出口之后才觉得这个玩笑有些唐突。

    江心月对这种变相的夸奖很受用,但却觉得这玩笑有些粗鄙,她可是个雅道修者,微微错愕之后,轻轻一笑。

    仰头看向晴空万里的天空,不知道想到了什么,失神片刻,莫名其妙自语道:“这辈子还有个最大的遗憾,看来是没机会实现了!”

    “什么遗憾?说来听听!”肖丞疑惑问道,按理说江心月作为宫主,应该不存在什么没完成的遗憾。

    “你猜?”江心月朱唇启齿,神秘一笑,转言道:“看来她是不会来了!”

    肖丞摇摇头,心说这种事情大海捞针一般,那是能猜到的。

    听到江心月后面的话,皱了皱眉,知道江心月说的是顾轻鸿,这师姐也是,这种事情都不来,不过他此时却能理解一二。

    因为这位师姐看似很强大,道心也很坚毅,可深心某些地方却是很脆弱的,恐怕就算想来看看,也担心看到江心月陨落当场徒增伤感,所以干脆不来。

    “吉时已到,请宫主突破!”不远处的大长老看看日头,唱声道。

    突破一个境界对于修者来说极为重要,比嫁娶送葬等都重要,而且修真者本就追求的是天道,于是就有良辰吉时的说法。

    “那心月姐全力以赴,一定能度过的!”肖丞言罢,快速退开,来到原先站立的位置,和叶灵蝶并肩而立。

    江心月收敛笑容,神色变得冰冷,轻轻闭上美眸,双手放在双腿上,掐出两个独门的印诀,呼吸变得平缓,气息缓缓消失,最后似乎和天地融为一体。

    三分钟之后,江心月忽然散发出磅礴无匹的气势,弥漫四周,笼罩整方天地,风突然停止,甚至连阳光都被定住,温泉中的水花停止了翻涌,似乎已经变成了冰雕。

    所有人都目不转睛的注视着江心月,知道江心月已经到了关键时刻,要么突破一个境界,要么一溃千里。

    气势越来越雄浑霸道,不断攀升,周围修为较低的弟子完全被这种气势禁锢住,无法动弹。

    气势就像一个鼓胀的气球,已经达到一个临界点,似乎下一瞬间就会突然爆开。

    忽然间,气势如同潮水般的退却,四周一片寂静无声,江心月浑身真气鼓动,产生一股劲风,将裙带吹得猎猎作响,发丝飞扬。

    “噗!”一声微不可查的轻响,一道白色的气圈就像冲击波一般从江心月身上爆开,冲向四周,将温泉周围的竹子斩断好几根。

    众人一颗心提到了嗓子眼,看到的气圈,所有人都稍松一口气,却不会欢呼恭贺,因为这仅仅是一个开始而已,后至的雷劫才是关键。

    便在此时,江心月娇躯一震,身体前倾,噗的一声,吐出一口鲜血来,猩红的血迹溅落在草地上,朱唇比之前更红,极为刺眼。

    “师傅!”

    “宫主!”

    看到这一幕,众人大惊失色,怎么突破的时候会出现这种情况?

    如果是平时,因为受伤吐出一口鲜血没有什么,可此时此刻即将渡劫,本就是九死一生,受到一些微末的影响,就会造成不可挽回的结果。

    突破一个境界,天劫会在大概一分钟之后到来,因为天劫也需要一个准备过程。

    众人惊呼一声,立即来到江心月周围,忙不迭的问道:“宫主,为什么会这样?如今怎么样?”

    江心月凄然一笑,动人的笑容却让人揪心,仰头看向天空,失神道:“没想到暗伤会在这个时候发作,看来老天不让我活下去,苍天无情,无情!难怪有不祥的预感!”

    任何修者在经过无数年的战斗之后,总会留下各种各样的暗伤,有些暗伤或许连修者自己都未察觉到。

    “师傅!”叶灵蝶握着江心月的皓腕,此时再也忍不住,眼泪簌簌滑落下来。

    “宫主,斩道吧,斩道之后能保住四成修为,也能保住性命!”大长老沉声劝慰道。

    所谓斩道,就是斩去现在的道行,斩去道行之后,就能避开天劫,然后变成一个准分神半尊,可却一辈子都无法再进一步。

    “斩道?”江心月惨惨一笑,美眸暗淡几分,修道多少年,度过了多少个生死劫才走到这一步,现在向前一步恐怕就是死。

    一个小小的暗伤其实算不了什么,可是时机不对,偏偏在这个时候爆发,降低了她渡劫的成算。

    江心月坚定的摇摇头,落寞笑道:“试试吧,如果斩道,一辈子无法寸进,那还有什么意思,行尸走肉而已!”

    ——

    ~(未完待续。)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