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龙腾小说 > 最强剑仙 > 第一千一六三章:难以面对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龙腾小说] https://www.hongyanmotor.com.cn最快更新!无广告!

    金色锯齿囚笼越缩越小,身处其中的肖丞眉头紧皱,这一招威力极强,从气息中便能感觉到,已经超过他实力一大截,刘云风说准出窍强者都难以抗衡,绝非虚言。

    肖丞全力催动太阴四象剑,迅猛劈向左近的荆棘盾,试图将荆棘盾轰开,轰隆一声巨响,囚笼巨震。

    肖丞立刻遭到反噬,身形倒飞而出,撞在另外一面荆棘盾上,快速旋转的锯齿,立刻将他皮肤破开,造成大面积的割伤,血肉飞溅。

    “噗!”肖丞吐出一口鲜血,脸色一白,遭到重创。

    这地狱囚杀术果然不简单,不仅无坚可催,反噬程度也大于刘云风先前施展的散手和荆棘盾,即便能轰碎囚笼,恐怕也惨遭反噬而死。

    可如果继续下去,囚笼非将他绞成碎肉,即便他恢复能力极强,恐怕也不能活下来……

    肖丞暗骂一句,神色一动,立刻将另外两口九玄剑祭出,三口四象剑和两口九玄剑合拢,或大或小,组成一枚巨大的钻头。

    肖丞啐一口精血,掐出印诀,轻喝一声:“钟灵天命剑!”

    随着这声轻喝,五口剑组成的钻头光芒大盛,飞速旋转,仿佛一枚巨大的电动钻头,靠近荆棘盾,发出令人牙酸的摩擦声,嘶嘶嘶嘶,火花四溅。

    在钻头快速钻洞的同时,肖丞也不断遭受着反噬,体内气血翻涌,口中不断溢出鲜血。

    随着时间的推移,囚笼越来越小,莫约过去了一分钟,咔咔几声,荆棘盾被钻开了一个洞,露出外面的天光。

    五口剑组成的钻头,在肖丞全力催动下,用了一分钟才钻出一个洞,足见这囚笼的强横程度,而此时,囚笼已经缩小到极限,即将将肖丞绞成碎肉。

    “轰隆!”一声巨响,囚笼爆开,化作漫天光碎消失不见。被钻出一个洞,囚笼等同被破解掉。

    肖丞一跃而出,站在大坑中长长吐一口气,浑身是汗,刚刚仿佛在鬼门关打了一个来回。

    当然,在万不得已的情况下,他也能进入小世界中。

    肖丞抬目打量四周,哪里还有刘云风半个人影,显然刘云风趁着囚笼困住他短短一分钟时间潜逃了。

    这刘云风也真是谨慎,认为囚杀术多半能够杀死肖丞,却依然不愿意冒险,直接就逃走了。

    这囚杀术是他最强的招式,能杀肖丞,他留下也没用,不能杀的话,他留下来就必死无疑。

    为了能够逃走,他可算是付出了极大的代价,削减了自己百年的寿元。虽说元婴以上的修者,生命几乎无穷无尽,但肉身依然会衰败,肉身衰败之后,可以夺舍再生。

    刘云风削减了百年寿命,身体血气枯败,趋于老化,修行速度将因此大减,恐怕一辈子都不可能再度过一次天劫,近乎断绝了继续突破的可能,这对于任何修者来说都是极为可怕的事情。

    “不是说不死不休么?怎么又跑了!”肖丞没找到刘云风,颇为失望,立刻将越野车放出,跃上越野车四周寻找,他被困住不过一分钟时间,刘云风应该跑不了多远。

    轰鸣的引擎声再次响起,肖丞在周围找了好几圈,神识扫视,都没能找到人影,暗自嘀咕:“奇怪,怎么人间蒸发一般,连脚印都没留下,难道他沿路返回对付血月去了?”

    想到这里,肖丞立刻转弯,沿着来时的方向,赶往拓跋血月那驻地。如果刘云风真杀个回马枪,以拓跋血月三人的状态肯定吃大亏。

    肖丞点燃一根雪茄,猛吸一口,甘醇的烟味入肺,减缓了一些痛楚,和刘云风一战,虽然他占据上风,可也弄得偏体鳞伤。

    想起血月那曼妙雪白且诱人到极点的**,肖丞神色变得复杂起来,经过这种事情,该如何面对呢?

    这种事情他前世其实经历不少次,如果关系不能更进一步的话,那么连朋友都没得做。

    “想必血月的心情也很复杂吧,不过,还真是很好看呢!”肖丞淡淡一笑,也不知道想到了什么,加足马力,沿着车辙全速前进。

    ……

    一个小山丘上,拓跋血月随意盘坐,一边修行,消化所得好处,一边等候肖丞的回返,肖丞一去一个多小时,让她有些担忧,刘云风的实力极强,她心中有数。

    此时她有些后悔,不该让肖丞去追杀刘云风,即便肖丞本意就没打算放过刘云风,她也应该阻止。

    她相信血煞狠人的实力,可这种信任何常不是一种残忍呢?万一刘云风和荆棘谷其他强者汇合一同对付血煞狠人怎么办?

    一时间,她心绪有些凌乱,那春*药发作之后的情景在脑海中挥之不去,虽然当时她失去了意识,可那种感觉就像醉酒一样,清醒之后,依然清楚记得当时发生了什么。

    想到这些,她面红耳赤,难以面对这些,按说发生了这种事情,她应该很憎恨那个男人,可她心中提不起丝毫恨意。

    甚至对当时的一切都不抵触,反而……至今回忆起来,她浑身都酥麻麻暖洋洋的,似乎怀念那种刺激而心动的情景。

    “自己,该怎么面对他呢?当时,为何要帮我,要自我克制,就不能顺其自然吗?

    真是禽兽不如!如果当时直接一点,或许现在就不用这么矛盾了!”拓跋血月心中气苦道,旋即摇摇头:“我怎么能这么想,怎么能如此不知廉耻!”

    人或许都是矛盾的动物,欲*望和原则相互矛盾,原则性越强,也就越矛盾,越容易陷入自我挣扎。

    这时,远处传来阵阵引擎的嗡鸣声,一辆黑色的大家伙飞驰而来,身后拖着一条长长的灰龙。

    看到黑铁大家伙飞驰而来,李柳二人露出凝重之色,站在拓跋血月身前,做出防御姿态。

    ——

    (未完待续。)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