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龙腾小说 > 听说她是校霸罩着的 > 144:男朋友脾气有点急(上架通知)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龙腾小说] https://www.hongyanmotor.com.cn最快更新!无广告!

  挂断电话,陆川吐出一口气。

  暂时没进去病房,他在外面走廊上来回踱了几步,又打电话给褚向东。

  褚向东已经到了学校,跟木熹微在一起,看见他电话还颇有些意外,接通唤:“川哥。”

  “到学校了吗?”

  陆川问他。

  “在了,正准备上楼。”

  看了眼木熹微,他开口回答说。

  陆川“嗯”了声,在那头吩咐起来:“拿了东西之后,你去一趟校公告栏那儿,给我拍几个人的照片。”

  “……啊?”

  褚向东不明所以。

  “具体的你来了再说,照片先拍一下,几个校长包括政教处那几个管事的,有谁拍谁,先给我发过来,我有用。”

  “知道了。”

  非常时刻,褚向东还是很可靠的,没多问什么,也就在看见木熹微着急比划的时候,追问了一句:“等等等等,川哥,江沅醒了吗?”

  “还没。”

  陆川挂了电话。

  褚向东握着手机叹口气,看向木熹微:“人还没醒。”

  木熹微一晚上没睡,提心吊胆的,早上听了江沅的情况,吓得整个人都不好了,叫了秦梦洁一起下楼,一直在等褚向东,想要跟他一起去医院看看。谁曾想,听说褚向东进了校门,秦梦洁临阵脱逃了。这种情况,她根本不敢去医院,也没脸见江沅,六神无主,要回去找家长。

  木熹微劝不住人,只能自己等着褚向东,这会儿听了他这话,嘴唇都抿紧了。

  出了这事,陆川在医院里还等着,褚向东自然没什么心思撩妹,眼见木熹微一脸倦容也打不起精神安慰,只道:“那你等我一会儿,我上去取东西。”

  “好。”

  木熹微点点头,目送他上楼。

  *

  医院里。

  陆川挂了电话,便前往江沅的病房。

  走到病房门口了,突然想起来,他说是要给江志远带饭,结果倒好,临时去揍了一顿人,将正事给忘了。一手插兜,他转个身,又往楼道口走了。

  房间里,江文秀一家三口来了。

  欧阳昱离开后去找校长,都忘了江沅还有个当老师的姑姑在班上,江文秀是接了江志远的电话,匆匆赶过来的。下大雪,她不敢开车,宋康安便叫了儿子,将她给送了过来。

  宋佳泽穿了连帽的羽绒服,进房间还没来得及脱,瞪大眼睛站在江沅病床前,眼泪一下子就给出来了,一脸茫然地问江志远:“舅舅,姐姐她怎么了?”

  小孩子拖着哭腔,一下子招的江志远难受起来,他抬手捂了下口鼻,好半晌,竟没说出什么话。

  “姐姐身体不舒服,我们让她休息着,爸爸带你出去。”

  弯腰哄了声儿子,宋康安给媳妇使了个眼色。

  他就在二院康复科任职,周末不上班,平时和外科这边却也有些接触,熟人还不少。打眼一看江沅的样子便晓得情况不太好,心里想着去跟值班大夫打个招呼,让照顾精细点。

  话说完,便领着宋佳泽出去了。

  江志远一手握拳抵在鼻尖,抬眸又看了江沅一眼,朝江文秀道:“门口说吧。”

  两个人到了门口,江文秀着急了:“怎么还弄得这么严重?”

  “说是四个女生围殴,脾破裂了,大出血,昨晚做了手术,医生切了三分之一脾……”

  “……”

  江文秀惊骇地看了他一眼,许久,都没回过神来。

  江志远突然抬手,在自己额头上捶了一拳。

  “哥!”

  江文秀连忙去拉他胳膊,“这不关你的事,别自责了。”

  “怎么不关我的事!”

  江志远悔得肠子都青了,眼珠子通红,看着她说:“先前你说了,九中这有钱的孩子多,沅沅放进去不一定能跟他们合得来,让我选个其他学校来着,是我非要让她去。”

  江文秀:“……”

  她先前说这话,纯粹是推脱之词,这会儿却没办法解释,只觉得难受,脑海里浮现出病床上江沅那副样子,罕见的,愤怒难以遏制,又问江志远:“报警了吗?”

  “还没有。”

  “怎么还没报警?”

  江文秀一愣,着急地说:“事情都这样了,得警察来处理。”

  “这我知道——”

  江志远重重地点了一下头,“事发在一个KTV里,你们班上那个班长他亲戚家开的,班主任也来过,说是事发现场保留着,监控也有,我们要怎么追究,他全力配合,可是文秀啊……”

  再看向妹妹,江志远一脸羞愧忧虑:“现在这社会你也知道,尤其是九中,你们领导肯定不希望这事情闹大,沅沅好不容易进去念书,过了年可就要高考了,还有你,你找这么好的工作也不容易,我们要一意孤行,这后果……”

  他话没说完,江文秀却第一时间明白了。

  突然沉默了下来。

  她大哥这担忧,没错。

  这么大的事,牵扯到七班好几个学生,一旦报警,几个人都得进监狱。别说校领导和家长那边能不能接受,她甚至担心欧阳昱那边能不能承担。江沅是插班生,他们家又无权无势,若因此惹恼了学校,江沅的高考也许受影响,她的前途也许就此终结,很多事,都值得忧心。

  “我这当哥哥的没本事,平时也给你帮不上什么忙。你说你这好不容易出人头地了,有一份这么体面的工作,现在还有孩子要养,我难受啊,怕这事情影响你前途,也怕沅沅这好不容易得来的学习机会,就这么……”

  “哥。”

  江文秀打断他,认真地问:“你想私了,让赔点钱?”

  “那当然不行!”

  江志远看了她一眼,态度一下子坚决了。

  江文秀叹口气,苦笑了下:“既然你已经有主意了,这些话就不用再说了。看着孩子那样,我这虽然不是亲姑,心里也不好受。她也没做错,从小在家里又受尽委屈,这件事我们要不帮着讨公道,还有谁能帮着给讨公道?我工作的事情你别管了,工作再重要,能有人命重要吗?赶紧报警吧。”

  闻言,江志远重重地舒了一口气。

  他打电话报了警,宋康安正好领着儿子出了医生值班室。

  早上没吃饭,宋佳泽喊肚子饿,夫妻俩便先一起离开,带儿子去吃饭。

  江志远将三人送出病区,再返回病房,垂眸看向病床的时候,正对上江沅不知何时睁开的眼眸,她定定地看了江志远一眼,虚弱地唤了一声:“爸。”

  “醒了!”

  江志远一愣,连忙走过去问:“感觉怎么样?”

  江沅嘴唇动了动,干涩的不行,身子也想动,却仿若千斤重,稍微动一下,好些地方都有拉扯的痛感,她便没有再动了,对上江志远关切痛惜的神情,微微湿了眼眶。

  这孩子眼睛生的好看,泪水盈眶,越发让人心疼难受,江志远声音都放轻了,“是不是疼?”

  “动了手术吗?”

  身上插了两个管子,江沅能感觉到,又问。

  “……嗯。”

  江志远不忍心告诉她太多,点了点头。

  江沅微微失神,“哦”了一声,目光又移开,观察病房。

  左边床上有个病人,右边应该是个洗手间,整个房间里,统共也就三个人,她,陌生病友,江志远。说不清为什么,心里有很淡的怅然若失的感觉,她的目光定在点滴上,抿着唇看。

  做完手术刚醒,江沅又不能吃饭,第一天连下床都困难,江志远略想了想,又说:“我去给医生说一声。”

  “嗯。”

  江沅看了他一眼,轻声应了。

  “吱呀”的一道门响后,房间里安静了下来。

  左边的老太太住院好几天,已经到了恢复期,精神尚可,眼见她醒来,便开口说:“可算醒来了。”

  江沅身子动不了,眼眸转过去看人,因为还有些晕沉,也不晓得说什么,只能冲人一笑。

  她脸上的红肿指痕还没完全消散,却也从优美轮廓看得出,小小年纪,已经是个美人,病中虚弱,乌黑的眸,苍白的唇,很是惹人怜爱。

  老太太见她笑,多少有些被触动,喟叹着又说:“昨晚可是将一群人给急坏了。尤其是你那个男朋友,杵那儿一整晚都没合眼,小伙子个子高,长得也好,就是脾气有点急,发起火来老吓人了。”

  江沅:“???”

  ------题外话------

  我,手Q三轮没上去,接编辑通知:本月十八号上架!!!

  然后,上架当天要万更,没存稿的人内心慌得一批,工作这边,明天又要去北京出差,甲方爸爸通知说要开个历时很久的会,两天多,所以最早也周末才能返回西安。

  没得办法了,接下来不是高铁上码字就是晚上码字,所以暂时恢复一更几天,为表歉意,今天这一章字数也快三千了,希望小可爱们多多包容,正好沅沅醒了,接下来这一段就一边虐渣一边撒糖,内容极度舒适,大家不要养文,上架当天是倒V,按集团惯例从十几万字开始收费,养文也不划算,必须追起来啊啊啊,明天见!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