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龙腾小说 > 娇妻还小,总裁要趁早 > 第1516章、畸形的爱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龙腾小说] https://www.hongyanmotor.com.cn最快更新!无广告!

    梨纱赶紧上前,死死地抓住他的手。

    “你干什么?

    你疯了,大庭广众之下,你竟然伤害公民?”

    “你没有听到她刚刚乱嚼舌根,说你的不是吗?”

    “难道她说的不是事实吗?”

    “我特么当然知道事实,但是我喜欢自欺欺人。

    日京梨纱,这个答案你满意吗?

    我不过问你那一年,我怕我知道后,我承受不住,而不是代表我并不关心。”

    “日京梨纱,你到底想我怎么做?

    我不是人吗?

    我不知道痛,不知道崩溃吗?

    你怎么可以把所有的柔情都给别人,而对自己的未婚夫如此淡漠无视?”

    他松开了那个女孩的脖子,反而狠狠地掐住她的肩膀,用力摇晃,仿佛要把她晃散架了一样。

    她头晕目眩,已经分不清东南西北,只能依稀看到他的眼睛都猩红一片。

    “日京梨纱,我猜到,你肯定想让我放了你,做梦。

    我宁愿我们两个互相折磨,都不得好过,我也不会放过你。

    我不会成全你,我为什么要成全,我也没见到谁来成全我!”

    他近乎疯狂,这段时间他承受了太大的压力,因为梨纱并不爱自己。

    他的爱,早已扭曲,时而温柔时而疯狂,根本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

    他失手,直接将梨纱孱弱的身子推了出去。

    她摔倒在地,撞到了墙壁,额头瞬间见了血。

    她疼的瞬间清醒,第一时间竟然没有昏迷,可是却很虚弱。

    殷红的鲜血,和地上的白瓷砖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她狼狈的用手捂住伤口,可是鲜血还是抑制不住的从指间缝隙里漏出。

    好……好疼啊……宫川鸣音看到地上血迹的那一刻,心彻底慌了。

    他颤抖的看着自己的手,不敢相信,这是自己的干的。

    他怎么能出手伤了她?

    他有些失神,因为不可置信。

    而就在这时,有个人影一把重开了保安,直接跪在了梨纱面前,将她紧紧地抱在怀里。

    “你没事吧?”

    “你……简……”她喃喃的念出他的名字,那一瞬间似乎感受不到疼了。

    她还以为,这辈子都看不到他了。

    她对不起他,宝宝到现在还没有出院,还需要每天呆在保温箱里。

    “我送你去医院,你不会有事的。”

    他急急忙忙想要把她抱起来,可此时此刻宫川鸣音也冲了出来,一把扣住了他的手。

    “放下她。”

    “不放,滚开!”

    简怒吼出声。

    “你以为你带着我的王妃,能走出这个商场吗?

    你大可以跟我耗着,反正最痛苦的是梨纱,不是吗?”

    “你……”简听到这话,狠狠蹙眉。

    他一直以为,宫川鸣音虽然为人卑鄙,手段毒辣,但是爱梨纱的心是一尘不染的。

    但没想到,他竟然将梨纱的生死置之度外,因为自己的男人的虚荣心,而在这儿跟他耗着。

    “放开我的王妃!”

    宫川鸣音恶狠狠的说道,而那些保镖也拿出了枪支,黑漆漆的枪口直直的对准简身上致命的地方。

    “放我……放我下来。”

    梨纱急急的说道,可是却气若游丝,声音都快听不见了。

    简不敢继续耗下去,怕梨纱失血过多而有危险。

    他不得已,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宫川鸣音从自己手里抱走了梨纱。

    他没走多远,突然想起什么,道:“你也是对她好,我就越是对她不好。

    你如果真的为了梨纱着想,就不要找她,她的日子才会好过点。

    不然,她婚后的每一天,都将生活在无边地狱,希望你会满意。”

    说罢,他头也不回的离开了。

    这话,阴沉沉的,让人听着背脊发麻。

    宫川鸣音,简直是疯了!这根本不是玩笑话,而是真的。

    很快,梨纱就被送到了医院,她凝血功能太差,所以不论多大的伤口,都很难止血,这是换血的后遗症。

    好在伤口不是很严重,医生忙了一个多小时,才止住了伤口。

    而她也因为失血过多,陷入昏迷,睡到了傍晚时分才悠悠转醒。

    她面色苍白,唇瓣上也没有任何颜色,看着单薄脆弱。

    宫川鸣音陷入长长的自我懊悔当中,恨不得砍下自己的双手。

    他以为,这辈子可以伤害任何人,唯一不会伤害的就是梨纱。

    哪怕她对自己做了很过分的事情,他都能包容。

    可事实证明,他的心胸是狭隘的,根本没办法装什么圣人。

    他痛苦的闭上眼睛,双手紧紧捏着她的小手,只希望她能够早点醒来。

    “唔……我是……我是死了吗?”

    “你醒了?

    你哪里疼,我去叫医生。”

    “我……还活着。”

    这话有些无奈,但是更多的是强撑起来的坚强。

    人活着才能承担各种责任。

    医生赶紧过来,里里外外检查了一遍,并无大碍,只需要精心疗养就行。

    “梨纱,对不起,都是我太冲动了,我也没想到会把你推出去,你原谅我好不好?”

    他抓着她的手,放在面前,不断忏悔。

    “嗯,我原谅你。”

    她声音轻飘飘的响起,已经无所谓了。

    “我保证,保证不会再有下一次,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情绪瞬间崩溃。

    我……我会改,你别生气好不好?”

    “嗯,我没事,很快就好了,这件事……就让她过去吧。”

    “我会好好对你的。”

    而宫川鸣音也说到做到,这些天任何公事都不理会,不眠不休的照顾她,直到她平安出院。

    他们很快到了日京会社,下了车没想到却看到了故人。

    简……来了。

    宫川鸣音狠狠蹙眉,就像是被踩了尾巴的狮子,很有危机感,一把搂住了她的蛮腰,另一只手紧握她的小手。

    “走吧。”

    她避开了简的视线,垂下脑袋,这话是对宫川鸣音说的。

    “去吧,和老朋友打个招呼,然后让他来参加我们的丧礼。”

    “我不去……”“你必须去,快点。”

    宫川鸣音的语气突然凶狠起来,一看到简,他浑身的暴躁因子,跳动不安。

    他就是想让他看到,他心爱的女人此刻在自己怀中。

    他这辈子注定得不到,也不可能得到。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