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龙腾小说 > 一开局就无敌 > 第二百七十三章 前辈,救我

第二百七十三章 前辈,救我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龙腾小说] https://www.hongyanmotor.com.cn最快更新!无广告!

  往日里在天外天搞风搞雨,一言便可定各方世界生死的圣人们此时心情起伏很大,都沉默着,思绪着。

  “不亲自一试,老夫不信这世上还能找出第二个北渊尊上。”一位穿着紫袍的圣人将手中灵信放下,他微微眯眼,苍老的脸庞满是皱纹,语气也很平淡,和另外十五位圣人比起来,他应该是最淡定的。

  另一位圣人立刻应和了他的话,点头道:“没错,北渊尊上天纵奇才,当年从荒芜沙漠中入世,凭借一己之力便打败了天外天各路大能,最后孤身一人上了我们天外仙宫,将我们这些老家伙击败,从此掌管仙宫,这样的人,世间理应最多只出一人,如今却又冒出一个,老夫也不信。”

  “如此说来,倒是有几分道理,此人突然出现,或许有些蹊跷。”

  “没错,北渊尊上一直闭关不出多年,天外天很多人都知道,此人突然出现很可能是在谋划着什么。”

  “哼,不管他在谋划什么,天外仙宫永远都是天道之下第一圣地,岂是随便一个人都可以谋划染指的。”

  “多说无益,就让老夫亲自出手试一试吧。”紫袍圣人站起身,朝着门外走去,这么多年来,他很久都没有活动过胫骨了。

  “一个来历不明的人如何值得兄长亲自出手?若是天外天外的那些人知道了,岂不是会耻笑我等?”有人看着紫袍圣人的背影,大声劝阻着。

  紫袍圣人不为所动,只是冷冷一笑:“我们都不出手的话,难道还能指望门下那些不成器的东西吗?这些不成器的东西,连一个人都挡不住,枉为我仙宫弟子,此事了结之后,定要上下重新筛选一遍,清理一些酒囊饭袋之辈。”

  紫袍圣人语气微怒,还在埋怨着之前那些弟子,连人家一招都挡不住,废物!

  看到动怒的紫袍圣人,十五位圣人都哑火了,没有人在劝阻,纷纷沉默下来,静等着紫袍圣人的消息。

  紫袍圣人踏出大殿之后,放眼望去,除了先前那些倒地的仙宫弟子外,并未在见到一个外人……

  “那个擅闯我仙宫的贼子呢?去哪了?”紫袍圣人拉住一位仙宫弟子,怒问道。

  那仙宫弟子立刻抱拳道:“启禀圣公,我正要进去汇报……那个贼子突然消失了……”

  消失了?紫袍圣人一脸狐疑,一时间有些猜不透这贼子的目的了。

  他们本以为,这个贼子是想做第二个北渊尊上,是来挑战的,结果现在弟子告诉他,贼子消失了,他突然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了……

  本还打算在众目睽睽之下斩杀那个贼子,威慑下所有人,让他们老实点,让他们知道仙宫不是随便一个阿猫阿狗都可以闯进来的,结果现在好像一拳打在了棉花上一样,心里那头火,更加旺盛了……

  此时,在一群仙宫弟子眼皮底下消失的苏恒已经进入了仙宫的内部,刚刚灵识外放,察觉到这仙宫内珠光宝气的,貌似有很多上档次的玩意存放在一处,于是便心生好奇,进来随便看看,至于那北渊尊上,暂时放一边去了,就让他在多活一些时日……

  仙宫内的那些结界对外人来说就是一道不可逾越的天堑,里面在阵法的加持下,就像一个大迷宫,里面机关重重,没有十六位圣人加上北渊尊上的秘钥,根本就不能随便瞎闯。

  但是对苏恒来说,结界都是无用物,他就好像在逛自家的后花园一样,凭借着灵识,很快就感应到了一处堆放着各种灵器的宝库。

  宝库外布置着仙宫内最严密的阵法,旁边有十七个槽子,分别对应十七把钥匙,在旁边是一个小结界,平日里仙宫得到各方进贡上来的宝贝后便会通过这个结界将宝贝送入宝库内。

  这个宝库,只进不出,除非北渊尊上和十六位圣人联合用秘钥开启,才能取出里面的宝贝。

  但是天外仙宫是天道下的第一圣地,举手便可镇压各方世界,里面随便一个圣人都是弹指间就能毁灭一个世界的存在,那北渊尊上就更不用说了,只能用深不可测来形容。

  这样强大的战力下,世间还没有什么值得他们打开宝库,需要依靠灵器才能对付的存在。

  苏恒自然不知道这些,他只觉得这宝库里有许多好东西,比自家地府宝库里的那些玩意要值钱多了……

  宝库的结界在苏恒面前同样形容虚设,轻而易举的就破开了,至于里面那些堆放在一起的满目琳琅……

  苏恒大手一挥,通通收入封神榜内,封神榜,需要的就是这些‘不义之财’,收起来也是心安理得……

  仙宫的宝库钥匙分别在十六位圣人和北渊尊上手中掌管着,在苏恒进入宝库,触动宝库的结界时,他们就同时感觉到了。

  起初,他们还有点懵逼,一时间没有反应过来,因为仙宫宝库建立以来,可从未出现过这样的事情,突然出了事,他们都显得有些迟钝。

  不过好在他们觉醒的也快,联想到之前那个在仙宫外挑战的贼子,立刻齐齐怒喝道:“贼子,好胆!”

  原来这个贼子表面上是来找北渊尊上挑战,实则是在谋取宝库!好算计!

  十六位圣人齐齐震怒,以他们如今的身份,以天外仙宫超然世外的地位,很难有事会让他们惊怒成这样,他们在惊怒贼子敢打仙宫宝库的注意同时,心里也怀疑起来,这宝库需要十七把钥匙才能打开,为何这贼子没有钥匙,但是却能进入宝库?那么,到底什么环节出了问题?

  宝库内,苏恒已经将天外仙宫这么多年来的心血都搬空了,心里一阵舒坦……

  离开宝库之后,苏恒发现了一个小道童正站在不远处,直直的望着自己。

  小道童个头矮小,长得白白净净,一身气质脱俗超然,身上还有种淡淡的贵气。

  站在那里,就好像一个小大人一样,他看着苏恒,说道:“前辈,请帮我……”

  帮你?苏恒一愣,这小道童身在天外仙宫,却让自己帮他,神神秘秘的,有点意思,不过,苏恒并没有在意,笑着摇摇头,先不说一个出自天外仙宫的小道童让自己帮他,这其中有什么猫腻,二来苏恒本身就不是那种喜欢多管闲事的人,所有的一切都是缘分,帮与不帮,全看心情,比如他此时的心情,就是不想帮……

  看到苏恒摇头,小道童低下了头,神情沮丧,他在天外仙宫待了这么久,还是第一次看到有外人能闯入仙宫的,实力可想而知,可惜,这个人并不愿意帮他,既然对方不愿意,他也就没有在多言,只是继续站在那里,默默看着。

  小道童没有在出言求助,苏恒有些惊讶,不过依然没有在意,目光望向了一旁,那里,有个穿着紫袍的老头飘了过来。

  紫袍圣人出了殿门后就一直在追寻苏恒的踪迹,可是以苏恒的实力岂会留下能让他追寻到的踪迹,直到宝库结界松动,传来了大动静,他才寻了过来,他离这里最近,赶来的速度自然也是最快。

  “贼子,找死!”紫袍圣人看到大开的宝库大门,眼中怒火更甚,他低吼一声,体内灵气运转,紫袍轻摇,背后生出一道紫气,紫气蓬勃,幻化出千万道手印,朝着苏恒劈来。

  千万道手印封住了苏恒的退路,整个天空四面八方都是紫色的大手印,苏恒被围拢在里面,默默看着一切。

  这天外天确实不愧为镇压诸多世界的存在,至少在神州,除了苏恒本人之外,找不到一个人能胜过这紫袍老头的。

  苏恒从紫袍老头身上的气息就能分析出这老头和神州上诸多大能之间的差距,这样的人物,若是丢到神州,那绝对是镇压一界的大人物。

  不过可惜,所有的强者在苏恒面前都是一张白纸,脆弱而无力,面对白纸的挑衅,苏恒甚至都没有生气,没有动怒,只是很淡定的将白纸撕成碎片。

  苏恒只是挥了一掌,这一掌之下,纵使紫袍老头这样的强者也撑不住,一掌之下,万物寂灭,紫袍老头那号称天下无双,不死不灭的圣人之躯也被这一巴掌拍成粉碎,三魂六魄聚散,从此消匿在世间!

  这一掌下去,那恐怖的余威震得整个仙宫都颤抖起来,摇摇晃晃,好像要倒塌一样。

  天外仙宫是天外天标志性的存在,它屹立无数年而不倒,培养了无数圣人,如今在更强大的面前,它也是摇摇欲坠,显得很脆弱。

  好在天外天的本源就远远强于其他世界,加上后面赶来的十五位圣人一起发力,才使得这一掌的余威并没有让它崩塌,但是十五位圣人却都邹起了眉头,心中再无小觑之心,甚至还有后怕和惊恐。

  紫袍圣人是惨死在他们眼前的,只是一掌而已,紫袍圣人有多强,他们心里是清楚的,可是却被人一巴掌拍死了,而且那一掌的余威居然造成了这么大的反应,他们十五个人一起联手才稳住了局势,眼前这个男人的强大,可想而知。

  “此人一身修为深不可测,恐怕不弱于当年的尊上。”

  “我已经派人通传在闭关的尊上了,除了尊上,没人是他的对手。”

  “唉,这样的人物也不知是从哪里出现的,北渊尊上出自荒芜,这个人也出自荒芜,那荒芜大沙漠中,到底有什么秘密……”

  十五位圣人互相望了一眼,暗中已经交流起来,虽然面对强大的苏恒,但是他们并没有退却,一来做为天外仙宫的圣人,有着自己的骄傲,他们不能退,二来,在仙宫内,若是遇到致命危机,想逃命的话,他们还是有这个自信能安然退出的,况且,北渊尊上还没有出来,结果如何,谁也说不准。

  他们相信北渊尊上是能赢的,尊上成名多年,如今又一直在闭关修行,实力有多强,恐怕只有他自己知道了,而这个人,以前一直名不经传,如今不过才刚刚出道,又怎会是北渊尊上的对手呢。

  “鸿钧,你在看什么热闹,滚下去。”这时,一位圣人注意到了那个小道童,他看着那小道童,出言呵斥。

  叫鸿钧的小道童听到呵斥,面无表情的看来,心中愤恨,可也不敢还嘴,他当年被仙宫的第一任主人抓到这里,以身做器,炼化成了仙宫的仙灵。

  可以说,仙宫就是他的身子,而他本人,现在就是一道灵魂,只能待在仙宫内,整日在内漂泊,哪也去不得,当年仙宫的主人发现他体质特殊,才将他炼化成仙宫仙灵,以此来哺育仙宫,后来,那个老家伙不放心他,又找来许多法器,通过一些手段,将他从仙宫中剥离开来,肉体依然化作仙宫的补料,而他自己便成了一缕漂泊在仙宫内的孤魂,连仙灵都算不上了。

  仙宫的主人并没有对他赶尽杀绝,不是心善,而是对下面的人说,若是仙宫没有仙灵,总会觉得失去点什么,反正鸿钧已经无法对仙宫构成威胁,那就留着他,纯当作摆设。

  于是,一年复一年,他看到了很多东西,见识了很多事情,更见到了自己的老朋友盘古……

  盘古当年赢得了第一届诸神之战,后来还告诉他,终有一日,一定会解救他出来的,可惜,后来再也没有见过盘古了……

  在后来,天外仙宫也经历了各种内斗,换了一届又一届的尊上,直到一个叫北渊的人出现了,他以无敌的姿态,席卷了天外天,踩着累累白骨,站在当时的天外仙宫尊上尸首上,成为了新的尊上,他就是北渊尊上。

  挑战他的人也有,但是最终都是惨死,这个叫北渊的人至今还没有过一场败绩,他在尊上的位置上,也一直坐到了现在。

  今天,似乎终于有人站出来挑战他的位置了……

  鸿钧看着一切,笑了笑,他很久没有看到有人敢出来挑战北渊了,而且这个人展现出来的实力很强,那就代表有希望。

  以往的挑战者,鸿钧都没有向他们求助过,因为他知道结果是什么,都是不自量力的送死,但是这次他却发出了求救,因为他看到了希望……

  而苏恒,他站在原地,只是淡淡扫了眼那十五位圣人,没有在过多的去关注他们,因为,他感觉到仙宫底下传来了阵阵颤抖,似乎某一个了不得的存在要出来了。

  倒是之前有人喊了一声鸿钧,这个称呼让他略微分神了一下,他扭头看了眼那个小道童,如今仔细看去,才发现这个小道童没有实体,只是一缕魂魄,心中若有所思,如果是鸿钧的话,倒是可以出手帮一帮,封神榜内,可以给他提供一个崭新的世界。

  “很久,没有人敢来挑战本尊了。”一个声音在仙宫内响起,拉回了苏恒短暂的分神。

  声音很清脆,很厚实,从仙宫的四面八方传来,似乎没有具体的位置,应该就是那北渊尊上本人了。

  北渊尊上此时已经破关了,他为了追求更高的境界,一直在闭死关,这次被人惊醒,他很不开心,听到有人来挑战自己,并且还杀死了紫袍圣人,他心中更烦躁了,死了一个圣人,又要重新挑选另一个圣人,还必须要他亲自来挑选,这等麻烦事,哪有他修炼重要。

  不过,宝库的失守这件事更是让他很愤怒,他觉得自家仙宫内部出问题了,宝库一共有十七把钥匙,一把在他身上,另外十六把都在十六位圣人身上。

  若是没有钥匙,就算是他本人,也不可能破开宝库,而如今,这宝库却被人破开了,很明显,是内部出问题了,那十六位圣人说不定已经和外面那个挑战者合谋了,唯独紫袍圣人没有,也因此,紫袍圣人死了,被他们害死的!

  北渊不相信有人敢挑战自己,他有多强大,自己是最清楚的,可是这次居然有人敢来挑战,那说明,对方心里定是有把握的,因为他已经勾结了另外十五位圣人,他们要谋夺自己的位置,想弄死自己。

  不过很可惜,在绝对的实力面前,所有的阴谋诡计都是无用的。

  只是有一点可惜的是,若是当初强硬一点,直接将十七把钥匙全部收齐过来,自己独自保管,他们也不敢说些什么,只是当时才刚刚掌管仙宫,很多事情都需要这十六位圣人来管理,他当时又忙于修炼,没有时间管理这些琐事,而且又不好寒了底下人的心,所以这十七把钥匙便一人一把保管着。

  他当时是很自信的,他认为只要自己一直强大,那下面的人就永远不敢背叛自己,可惜他还是低估了人心,那贪婪的人心可以让他们失去理智,让他们抛弃一起,比如现在,他们放进了外来者,然后联合起来弄死了对自己忠心耿耿的紫袍圣人。

  可惜了,当初若是狠心下来,就没有这么多麻烦事了……

  北渊尊上叹息一声,然后仙宫内再次响起他的声音:“挑战者,若是你能接本尊一掌而不死,本尊就饶你一命。”

  ……

  PS:各位,投点票票呗,小手动起来……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