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龙腾小说 > 宋朝探花郎 > 第六十六节 好皇帝送礼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龙腾小说] https://www.hongyanmotor.com.cn最快更新!无广告!

  皇帝是一个好皇帝。

  当然,也勤政。不过他所谓的勤政呢,就是每天都会听三相汇报工作,然后对重要的文书作出批示,让他把那一箱文书看完。

  不可能。

  皇帝很喜欢刘安那两页纸。

  皇帝只是没好意思说,要那一箱干什么,重点的两页纸朕看了,这就挺好。

  如果满朝文武写公文,都先挑重点来一页纸,而不是那厚厚一本书那应该有多好。皇帝只是妄想了一下,便打消了这种不切实际的念头。

  御宴。

  不,皇帝拉着刘安的手进屋之后对当职太监说道:“记,家宴。”

  皇帝每天干什么都会有详细的记录。

  这次应记为御宴,皇帝却改为家宴。

  皇帝拉着刘安的手让刘安坐下,亲自为刘安满上一杯酒:“安哥儿,这次西北之行辛苦了,这一杯姑丈为你洗尘。”

  “侄儿谢姑丈。”

  皇帝一口饮下,开怀大笑。

  皇帝很开心,这酒变的更加美味。

  此时,吏部正堂。

  足足二十马车的文书,包括现场记录的草稿原文都一页不差的推在吏部正堂。

  寇准、吕蒙正、向敏中三人坐在一侧,吏部尚书王旦背着手站在这真正是小山一样的一堆文书面前,不由的揉了几下额头。

  曾会、王曾、朱严三人站在下首的位置。

  十几个吏部的小官面对这一堆文书,有种束手无策的感觉,不知道从何处下手。

  王旦对吏部这些小官挥了挥手:“都下去吧,等礼部、户部、工部、兵部共议。”

  众小官如临大赦,飞也似的逃了。

  王旦又对曾会三人说道:“辛苦了,先回去休息吧。”

  “是。”

  三人告退。

  人都走空了,四位大员相互看看,除了寇准之外,三人都是苦笑。

  刘安有错吗?

  非但没有错,而且这事还应该表扬,既然是出去办事的官,将所有的公务记录都完整的保存并且带回来,这是工作认真。

  朝堂之上可以不看,只听结果。

  但这样作,会被谏官骂成狗。

  王旦正准备感叹的时候,有太监到了。传达了皇帝的话,请三相去御花园品茶。

  “入宫!”寇准站了起来,轻轻的在自己白胖的脸上拍了两下,刚才他有点走神,因为他发现,刘安这小子挺坏,但肯定有原因,他在猜测刘安这么干的原因。

  原因,王曾知道。

  就是因为曾会。

  曾会的态度把刘安惊到了,让刘安心里非常的不安,所以才会这么干。

  但刘安想得到什么,王曾却猜不到。

  再说此时的延州,宋军主力已经撤退,各边军都各回各家,四位将军聚集在延州,桌上的菜一口没动,酒满着,却没有人喝。

  四将已经沉默很久了。

  曹玮突然重重一拍桌子:“这兔崽子竟然回京了,他瞎的吗?”

  因为刘安回京,各将军就要撤兵,他们不能不撤,不敢不退。

  石保吉说道:“以前咱们的手上的资料都是假的,党项人主力未损,过不了十年,若有雄主,估计还会有恶战。”

  杨延昭没出声,他不知道这个时候应该说什么。

  他一边想的是两将说的没错,应该再把宥州与银州也拿下。可自己常年在汴梁,也知道朝堂之上是怎么回事,而且向敏中成为了相公,到了灵州。

  折惟昌拿起面前的酒一口喝下:“我看咱们这位探花郎是尽力了,我所部得到军费无数,兵部也发来公文,再给我补十五万担粮,还有五万斤铁。喝酒,探花郎能折腾党项人一次,就能再有第二次,喝酒。”

  曹玮没碰杯子,提着酒坛子狂灌。

  半坛子喝下去之后曹玮说道:“年底我会回京述职,到时候我上门去收拾他。”

  四将也是心里不舒服,越在夏州待的久,越是发现党项人底子厚。

  折惟昌突然按住曹玮说了一句:“曹将军,有一句话可能不当讲,之前我有怀疑,在这次对党项的用兵之时,我发现,李继迁有立国的野心。”

  “什么?”曹玮眼睛都瞪圆了。

  党项人左臣辽国,右臣大宋,左右逢源,竟然是想立国。

  一直没开口的杨延昭这时说道:“这话,不能在汴梁讲,纵然是曹家也不能。”

  曹玮额头上青筋爆起,牙咬的咯咯响,沉默良久才重重的点了点头:“我……懂。”

  石保吉也把面前的酒喝下:“我看,可以给咱们的探花郎讲。”

  折惟昌说道:“我认为,他也猜到了。”

  “他,一个十七……”曹玮刚开口,三双眼睛盯着他,曹玮改口了:“十七岁,也算是人才。”

  折惟昌说道:“九氏族共掌党项,若他没猜到党项人的野心,我不信。”

  曹玮给折惟昌倒上酒:“那你说,往前推一个月,能对党项怎么样?”

  “我看,什么也干不了,眼下已经是极致。”

  杨延昭也点了点头。

  没错,眼下确实是极致,再干就过火了。

  “喝酒!”曹玮又把酒坛子举起来了。

  再说汴梁皇宫。

  三相人才到,就受赏了。

  三面一尺高的大镜子,这是当下玻璃镜的极致尺寸,向敏中不知道,吕蒙正却知道,刘府的工匠一个半月时间,失败了上百面,仅这三面成功,送进了宫里。

  皇帝竟然自己都不留,全部赏赐给了他们。

  不止是镜子。

  还有产量非常低,来自江南的上上等好茶饼,皇帝也给了每人一块。

  看看了四周,距离最近的一个太监也在四十步之外。

  所以,寇准没收。

  不但没收,反而冷着脸对皇帝说:“官家,有什么吩咐请讲,若是合理臣去办,若是不对,那臣也致仕。”

  硬气。

  皇帝都给你们行贿了,寇准还这样。

  皇帝有些迟疑,让寇准逼的不仅是尴尬,反而原先想好的说辞,这会不知道如何开口了。

  看皇帝沉默,寇准抄起桌上的长木勺子就在刘安脑袋上狠狠来了一下。

  这一下打的突然,也只有一直在盯着寇准的刘安反应过来了。

  其余人都傻看着。

  刘安在零点一秒之内思考了得失,躲,估计能躲过。可躲过有什么意思,那勺子看着长,却木头的,而且自己戴着头冠呢。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