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龙腾小说 > 宁小闲御神录 > 第668章 虚弱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龙腾小说] https://www.hongyanmotor.com.cn最快更新!无广告!

    果然长天手指一动,就将这根虎毛点燃了,随后空气中就弥漫出乳白色浓烟,随之而来的还有淡淡的麝香气味。

    这股浓烟滚滚扩散到地面上,居然很快凝形,只一眨眼的功夫,就显出了一头横卧在大石上的吊睛猛虎,纯白的皮毛,头顶上还有个老大的“王”字,顾盼之间,雄威凛凛,几乎要令人跪拜臣服。

    这正是缩小了许多倍的白虎形象。

    白虎懒洋洋地舐了舐巨大的爪子,抬头瞟了她一眼道:“宁小闲,终于想起我了呀?有没有打算抛弃蛇郎君,投奔我身边?咦,这里煞气好重,真不是个好地方。”

    长天冷冷道:“少废话,爬起来,载我去最近的城镇。”

    头一次听宁小闲这般不客气,白虎凝望一眼,惊奇道:“咦,这不是小丫头的语气……你是蛇郎君?”

    “快点!我没时间了。”他的焦急之色,这才溢于言表。

    挖墙角居然不小心当着人家的面挖,白虎老脸一红,幸好有虎皮挡着,谁也看不着。耳听他说得慎重,知道事态紧急,他也不再拿乔,不情不愿地趴下身体,让她爬了上来,这才虎躯一震站直了,然后嗅了嗅空气中的气息,一溜烟儿往山下跑去。

    “虎大爷被你当马骑,你小心些,我早晚把这笔账算回来!”神兽也是有尊严的!

    白虎原就擅于奔行,这一下迈开步子,速度用追星赶月来形容都嫌慢了。宁小闲又感受到当初从无尽海眼中被长天抱出来的时候,那种无数景物都变成了直线,被甩在脑后的畅快感,偏又平稳至极,没有半丝风力侵袭,这感觉大概和乘坐世界名驾阿斯顿马丁相差无几?

    白虎虽是烟气凝成,跑动起来却很真实,她都能感觉到身下这头猛兽的肌肉正在收缩和运动,每一次都强劲有力,虎皮如同拍上海滩的洁白浪花,在西斜的阳光照耀下,漾出一圈又一圈金纹。

    “你这是动用了请神术?”白虎边跑,边啧啧有声,“小姑娘接下去几天危险了啊,蛇郎君你倒舍得不赶来照顾!”

    长天正与宁小闲神念交流,闻言回了句“再聒噪,海纳袋别想要了”,将白虎噎得直翻白眼。

    二人皆知所剩时间不多了,长天此时就一一向宁小闲交代。

    首先是地宫中收缴来的两件战利品。其中那一枚钻石,即是赫赫有名的“石之心”。在上古时期,蛮王之所以每一代皆如此强悍,正是因为历代王者在临死前都将自己的智慧和力量传承给了下一任,接受了传承的王位继承人,不仅可以融会其中的知识与力量,还能以此为凭,为族中其他有天赋的蛮人开启修炼之法门,称为“启蒙”。

    蛮人的修行很有特色,每个人被开启的天赋都是五花八门,随后的修炼就讲究因势利导,从而引申出形形色色的神奇术法和神通来,这也是上古蛮人在妖族眼中特别难以对付的原因之一。

    接下来就是蛮族最核心的机密,长天也是捉走了阴九幽的两个分身之后,才从他们的记忆中得知:这传承原来只有一份的,但在上古之战开始前的数百年里,又被分作了智之魂和力之魄,分别保存在两颗石心当中。被阴无殇任性地带走葬在墓中,复又被宁小闲拿在手里的这一颗,却不知道是智之魂还是力之魄。

    上古之战开始以后的头五十年之中,蛮人几乎取得了压倒性的优势。可惜的是,虽然这个种族以高生育率和出高手的机率闻名于世,但末代君王阴无灭手中少了一块石之心,无法为族人再进行启蒙,因此蛮族的人才出现了青黄不接之势,最后终于大半葬身在残酷的战争之中。

    战争的天平,这才开始倾向妖族。

    那么第二件战利品,那把黑色的大弓,来头就和名字一样惊人:羿神弓。

    莫看它黑沉沉地毫不起眼,这把大弓乃是蛮族中的能工巧匠以弱水的建木为干,以东海囚牛之角为角,以吴西雷泽中的鼍龙筋为筋,以泰泽的龙龟制成龟胶,以北极冰蚕的天蚕丝为丝,以虢山漆为漆。制这弓也极有讲究,要冬治弓干,春治角,夏治筋,秋合拢诸材,寒冬时把弓置于排檠内以定体形,严冬极寒时修治外表。

    羿神弓制好后,还要将其置身于九天雷狱之中,接受天地最狂暴、最原始的力量洗炼。从开始制弓到弓成,足足经历七七四十九年!这样炼成的神弓,才有资格被称为“羿神弓”。

    天底下只有一把羿神弓,它出世之后所射杀的第一种妖怪,就震惊了天下,这即是大名鼎鼎的三足金乌。

    每一把神器都有自己的特性。羿神弓的特性,即是每射杀一只巨妖或神兽,它本身都会变得更加强大。九只被射杀的金乌魂魄都被吸入了弓身之中,所以此弓才从准神器一跃而并入了神器之流。蛮族在这片大陆上开疆拓土的过程中,历代蛮王也不知道凭借此弓,射杀了多少只了不起的大妖怪,幸好它被葬在了地下,不曾在上古之战中现身,否则不知道妖族还要殒落多少员大将。

    “哇,来头这么大?”她随口问了一句,“那么,它能击穿巴蛇的真身么?”那样恐怖的巨兽,是区区一把长弓能够对付的吗?

    未料到长天居然低沉道:“我也不知道。我从未与这把弓对上。”

    她从未听到他这么没把握,不由得乍舌,暗自庆幸这把长弓落到了她手中。

    “现在不是好奇的时候。”他将后续的诸多事项都交代给她。他离开的时间不短,不能亲眼看着她、看着隐流,他心里很不安。

    白虎星驰电掣,居然当真驮着她在短短的四十息之内移出了三百多里路程,赶到了一个小县城外头。

    宁小闲接下来身体不便,长天并不打算骑着白虎高调入县,所以在城外就遣散了他。白虎幽怨地看了她一眼,重新化作白雾消散于空气中。

    她手中的虎毛,只剩下两根了。

    接下来,长天在县城中迅速找了一家门面看起来还算干净的客栈,丢了一锭大银换来一间上房。此时天寒地冻,又是过年期间,客栈里十室九空,好不容易来了位客人,掌柜原本正倚在柜台前打瞌睡,看着这锭银子立刻清楚无比,上前嘘寒问暖,又叮嘱伙计端茶倒水。

    长天时间紧迫,哪还给他好脸色看,只吩咐了一句:“我要休息,不许任何人打扰。”就匆匆上楼了。

    进了上房之后,他反手关好门,喂她喝了几口茶水,服了几粒丹药,随后让宁小闲躺到床上,放下了床幔,又盖好了被褥,这才松了一口气,旋即又觉得心疼。

    请神术的时间一过,她至少要卧床四日。这么长时间的痛苦和等待,她都要一个人挺过去。他很想亲手将她抱在怀里,可惜身体在数万万里之外,他触不着她,碰不着她,也……抚慰不着她,甚感煎熬。

    宁小闲知道他心底所想,反倒安慰他道:“无妨,不过四日而已,转眼即过。你三个月后回来看,我照旧生龙活虎一般。”

    长天叹了口气,对附在她身上的噬妖藤肉球厉色道:“护得她周全,否则我回来之后将你劈作柴烧!”

    噬妖藤一阵蠕动,只差摇晃枝条来表忠心:保证完成任务。

    两人又说了几句体己话儿,时间就到了。长天柔声道:“小乖,这段时间不要再作怪,好好等着我回来。”难得她这样乖,真想亲亲她。

    “嗯,你快些儿。”她还是没忍住,这般催了一句。

    结果脑海中再无回复。

    他离开了。

    宁小闲咬着唇,心底空空荡荡。这十余日他都黏在她身边,她有时还嫌他霸道得令她难以呼吸,可是现在他放开她孤身应对自己的问题,正如她一般,她又觉得他千好万好,怎么想念也不够。

    莫名地觉得委屈和想哭,有木有?尤其当请神术的后遗症开始发作的时候,那种筋脉、肌肉、骨骼被寸寸撕裂的错觉,令她全力咬紧了牙才不会发出声音来。

    疼!死!了!所以她不到万不得已,绝不动用这捞什子的请神术,简直是虐己术!

    这里是人来人往的客栈,若呻|吟声太大,会引来不必要的麻烦。

    可是长天坚持要她入住人烟之地,就是因为此刻正是数九寒冬。这里虽然地处西南部,远没有巴蛇森林那么冷,但入夜之后,气温同样会降到零下十度左右。偏偏她的身体在动用了请神术之后,远比普通凡人更加脆弱,若是在乡间随意找个山洞将就,不出半日她就要被冻僵。

    莫忘了,神魔狱正在长天手中,她可进出不得。后遗症发作后,她周身都无法动弹,就算弄来足够烧上四、五天的火柴,她也无法照顾自己周全。

    这天傍晚,伙计来敲门,转到床尾给暖炕扒了一回灰,加了一次煤,隔着床幔问她要不要用饭,被她拒绝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