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龙腾小说 > 宁小闲御神录 > 第1969章 对上(含加更)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龙腾小说] https://www.hongyanmotor.com.cn最快更新!无广告!

    现在怎办?眼下亲人重逢,但是对爱妻的担忧毕竟占了上风,他眼下就有些束手无策。

    宁小闲看着他,心里也有些难过:“舅舅毕竟是老了。”就她记忆所及,以前无论家里出什么事,这个男人都是一肩力扛之,好像从来没有他解决不了的麻烦。

    她伸手取了一剂丸药,喂舅妈服了下去,动作若行云流水,快得舅舅都阻拦不及,随后一手按在舅妈后心,将神力凝成极微弱细小的一束,渡了过去。

    凡人之躯,承受不了太强大的力量。

    几乎是神力刚刚送入,舅妈就连喘了几口大气,缓缓睁开了眼睛。

    她望向宁小闲的眼神,还是充满了恐惧,只是一时疲惫不能言。然而对方输送过来的热流,还是令她全身暖洋洋地好不舒适,连心口的绞痛都在飞快消褪中。

    站在一边的瑞瑞早忘了父亲交代自己的任务,殷殷喊了声:“老妈。”冲过来一把扑在母亲身上。他身子墩实,像出了膛的小炮弹,将宁小闲的舅妈压得险些儿又喘不上气。

    这一头,舅舅却上上下下打量着宁小闲:“你真是我家囡儿?”

    “舅舅!”宁小闲望望他,再望望舅妈,压低了嗓音,“您有三万块私房钱藏在园子里废弃的门廊里面,从左往右数第……”

    “好了好了,别说了。果然是我家小闲!”舅舅赶紧打断她,而后伸手,想将她抱着。

    长天已经知道这家子人习惯不好,一兴奋起来就喜欢互相拥抱,这时就微一侧身。他也没梗在两人中间,但宁小闲的舅舅就觉得身侧有一股无形的力量将他轻轻推开。

    他打了个踉跄。

    宁小闲偷偷瞪了长天一眼。

    那厢舅妈却是一把按着儿子不让他乱动,随后支起了耳朵。

    宁小闲也不往下说,嘟嘴道:“您还想知道什么?”

    舅舅已是笑逐颜开,连连道:“回来就好,人没事就好。”眼角隐隐有些红了。

    宁小闲不想惹他感怀,瑶鼻翕动,露出满面陶醉之色:“好香,是猪肚鸡?火候正好啊。”

    舅妈心口的疼痛已经褪去,这时眨了眨眼想起来:“我的猪肚鸡汤都快烧干了。”她经过这么一吓,反应倒是比丈夫快了很多,借着他的力气站了起来,活动活动手脚,然后吃惊地发现自己全身上下居然并没有什么不适。

    刚刚心梗发作过的病人,能好得这样快?她心下愣愣这般想道,伸手向宁小闲招了招:“既然是真小闲就进来吧,家里还有不少事呢。”这才有空去看宁小闲背后的男人。只一眼,就惊住了。

    天底下竟然有这么好看的男人,影视银屏上那些精心凹过造型的都及不上他,拎过来一比要么不够帅,要么不够有型,要么不够有气质,要么……总之就是能随手挑出一大把毛病。并且这人身上还有说不出的威仪,似乎他所在的地方就会满堂辉耀。

    这么个男人,怎么会跟着自家丫头回来过年?

    她和丈夫对视一眼,都看到了彼此眼中的重重疑虑。

    两人跟在一家三口后头走上楼。三层的小楼原本设计成洋房别墅,多处可见匠心。不过再好的建筑也经不起时光的打磨,这座木质结构的老宅因为地处东南沿海,梁木潮湿,已经被白蚁蛀空大半,任谁走动起来,整座楼都是一摇三晃。

    唯一的好处,就是万一有贼走进来,那动静瞒不过任何人。

    不过走在前面的舅舅和舅妈,很快发现身后只有儿子和侄女的脚步声,以及因此带动的楼晃,那个高大男子行走起来,居然是无声无息,仿佛片叶不惊。

    他们正觉背后发寒,宁小闲伸肘敲了长天一下,传音道:“正常点。”

    长天无奈,不得以加重了脚步声,小楼晃得更厉害了。

    这就对了,前面两个长辈打消了疑虑。

    宁小闲这才放心,捏了捏他的胳膊,以示奖励。

    长天:“……”这一家人真奇葩。

    五人很快走入客厅当中,电视的声响一向有暖场作用,这回也不例外,瑞瑞的注意力很快被引开了。四个大人坐好,也不知是有心还是无意,宁小闲和舅妈相对,舅舅则和长天坐在了对面。

    客厅原本宽敞,可是长天生得高大,哪怕是这么正襟危坐,都令整个屋子显得逼仄了很多。

    这个男人的气场,真是令人无法忽视他的存在啊。舅舅转动眼珠看着他:“小闲,这位是?”真是碍眼,啊不对,是显眼。

    宁小闲笑嘻嘻道:“重新介绍一下。舅舅,这是长天。”

    “长天,这是我舅舅林青洋,舅妈钱少芬,那只小的是我表弟林瑞。”她才想起来,“咦,还有一只呢?今年就我们这么几个人围炉?”另一个表弟怎么不见了?

    林青洋道:“林祥?他全家过年到国外度假,不跟我们一起了。”宁小闲有两个表弟,林祥林瑞,祥瑞一对,也是表兄弟。林祥体弱,从小就寄在林青洋这里养着。这一回家人出国游玩,他自然也跟过去了。

    宁小闲笑了。一生中最重要的人,此刻终于齐聚一堂,她当真觉得幸福圆满不能再多一丝了。

    不过场中两个男人却都在谨慎地打量对方。林青洋眯起眼,直勾勾地看向长天,眼中写满评估。后者面无表情,毫不退让地与他对视:“你好。”

    只这么简单两字,可是在南赡部洲上,总共也没几个人担得起他这一声问候。就算他路边随便抓个凡人来说了,对方也会腰腿酸软,立刻萎顿在地。这就叫承受不起。

    可是在这个世界,在这栋摇摇欲坠的小楼里,他说出这一声问候的同时,还要微微低头,以示敬重。

    那是宁小闲的长辈,也就是他的长辈。

    他独自生长了数万年,还从未甘心低人一辈,除了现在,除了眼前这个渺小的凡人!

    他才一低头,林青洋这里却觉眼前一黑,心头狂跳了好几下,头脑更是一阵晕眩。宁小闲一直密切注意他的神情,见状当即轻拍他后背,细声细气道:“舅舅,你太累了。”每拍一记,即有一缕神力悄无声息地渡过去,助他顺气平心。

    长天却是紧紧盯着她的小手,面色不愉,却忍下了。

    他自来厌恶她触碰其他男子,哪怕那是她的血亲。

    宁小闲接收到了他的视线,吐了吐舌头,幸好这时林青洋已经缓过气来,摆手让她停下,心里也暗自咕嘀,怪了,自己身体向来不错,怎地今日突然心悸不已,莫不是也被妻子传染了心梗?

    他自然不知道,这是他身为凡人承受不起长天作礼的关系。他正要开口询问,宁小闲已经抢先一步:“先前你们见我如见鬼,这是怎么回事?”

    林青洋和妻子互望一眼,叹了口气:“约莫在两个月前,学校组织学生秋游,去爬邻县的天姥山。那地方本来也太平得很,从没听过出事,哪知道这一回却遇上了暴雨和泥石流。我们在家看电视都担心得要命,结果、结果秋游果然出事了,两个学生失踪。救援队后来寻回一个,只有你……唉,他们怎么也找不着你了。”

    他说到这里,眼睛一闭,好半天才接下去:“过了差不多十天,他们才在山里找到一具女尸,喊我们去认尸。脸被水泡得面目全非,不过她的痣和身上的胎记,和你都不一样……”他伸手重重搓脸,想起自己当时的心力交瘁,“那个肯定不是你,当时你舅妈担心得都哭了。”(未完待续。)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