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龙腾小说 > 驭灵师在六零 > 第七十九章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龙腾小说] https://www.hongyanmotor.com.cn最快更新!无广告!

  养猪一场吴厂长又是起个大早来到了厂里, 最近新下来的任务很重, 本来每年的计划内任务就不轻,这个月因为县里要供给附近的省城, 这猪肉就要多供应几千斤,对于养猪一场来说, 是个艰巨的任务, 搞不好那些半大的猪都要上了屠宰场,这让他对完成下半年的任务也有些头疼。

  人人都羡慕他是养猪场的厂长, 但是鼻子下闻着那浓重的猪粪味道, 吴厂长心里有很多不喜, 大热天的喝杯茶都得捂住盖子,门帘上更是挤满了苍蝇蚊子。

  吴厂长和主管后勤的汪厂长沟通了很多次,可是都没有作用,对方非得每次都要把猪粪弄的紧张兮兮, 说是要靠这些粪票多给厂里换些东西,这个理由,有工会在, 他这个厂长也不能一言堂。

  但是这天热了起来, 厂里的味道因为猪粪会发酵就更加不好了, 苍蝇等蚊虫也跟着嗡嗡的乱飞。

  叮铃铃的电话声响起,就听着县长秘书在电话里面告知,县长要今日过来养猪场视察, 让吴厂长有事的话尽量能够空出来时间。

  听着这个声音,这个内容, 吴厂长整个人就觉着不好,但是口中则是连连的应着。

  “龚秘书?怎么这么突然?”吴厂长想要探听话外音。

  “就是领导关心你们的工作,好好准备,一会儿就到!”龚秘书又安抚了几句,就挂了电话,老领导要看看旧场和新场的差距,他哪里敢给泄露了。

  吴厂长这边一聊完电话,就跑出办公室,他打算召集所有的员工赶紧打扫猪圈,收拾猪粪,但是因为夜班值班人员少,而换班的工人们又都是非到点不来换班,所以一直到县长到的时候,都是吴厂长领着夜班的值班人员在抢着收拾,但是猪圈那么多,猪粪院子里的临时的池子里面,又累积的那么多,岂是他们一会儿功夫就能收拾完的?

  县长一下车,就闻着养猪场无处不在的猪粪的味道,是了,这才是原汁原味的养猪场,一下子就让他想到了脏兮兮的猪,不用和养猪三场比别的,就比卫生状况,这个味道,就说明了一些东西。

  王无病的话就响到他的耳边。

  “猪和人有什么不同,人要是住在藏乱的环境中也容易生病,猪也是一样,我们的猪,五十头猪仔都能养成,就是因为有良好的卫生!”

  回想这些,县长就问着吴厂长:“吴厂长,辛苦了,今年猪仔产了多少,成活多少,现在最高长了多少?”

  吴厂长一听三连问,就一脑门的汗:“这,县长,您问的这些,我们都有详细的记载,因为中间还要出猪仔给了外面不少兄弟单位和村里,一时间不能马上向您汇报!您看,要不咱们去办公室仔细的看看?”

  听着吴厂长说话,再想想如数家珍的齐门和王无病,高县长有些失望。

  “你这个当家做主的大家长,居然连自己的猪娃都不清楚么?”高县长这话,不可谓不严厉。

  “高县长,这个大约的数目我是清楚的,但是我们这边的副厂长在负责给乡亲们调换猪仔,所以数量上一直都是变化的!我应该严谨的回答县长!”吴厂长认真的说着,那样子好像不认真说就是对工作的不负责,只是不看他脑门出汗的话。

  这也让高县长暂时满意了些,起码还没有和自己满嘴的跑火车。

  这时眼瞅着上班铃声响了起来,高县长才看着厂区门口,职工们慢慢悠悠的走了进来,交班的去交班,汪副厂长也骑着自行车到了办公区。

  看看这个精神头,哪里有一点工人阶级积极工作的样子,高县长又是记了一笔。

  吴厂长见状连忙叫着人:“老汪,干啥呢,慢慢吞吞吞的,你赶紧过来!高县长,这就是我们负责后勤的汪副厂长。”

  汪副厂长锁好车,听了吴厂长的声音,本来想慢慢悠悠的走过来,只是抬头看到吴厂长身边的高县长,他赶忙加快了速度。

  “县长,您怎么来了?啊,欢迎您来指导工作!”汪副厂长换了笑脸,那笑容看着特别的真诚。

  高县长突然问着:“后勤的猪仔发放和调动可是你负责?”

  汪副厂长点头,这事还真是他负责。

  “那么今年猪仔产了多少,成活多少,现在最高长了多少?”高县长之前的问话直接又砸向了汪副厂长,倒是同样让他一愣。

  “猪仔产了有五百多头,成活了,成活了,三百多头,最高长了大约有一百斤?”汪副厂长有些发虚的说着。

  “多头?”高县长乐了,“那多多少?”

  “大约,大约差多少一百斤?”

  一连串的问下来,汪副厂长也是一问都模糊。

  “可是记录在册了?”高县长突然就变得和蔼的问着。

  汪副厂长赶忙点头:“我们每天都会记账清楚的!”

  “那就对着册子统计一下吧!”

  高县长大手一挥,查账,这一下,可是把汪副厂长吓了一跳。

  “高县长,所谓千口万口,带毛的不算,这养猪还是有损耗的,而且养猪方面都是靠生产主任,不只是我不知道具体怎么样,吴厂长也是如此。”

  汪副厂长哪里敢自己背锅,虽然不算锅,但是他还想着法不责众。

  这话要是没在去王无病他们三场的时候,听着,高县长还可能相信,但是现在有明晃晃的五十头猪仔养起来了,肥胖的很,还无一头缺失,高县长就不会相信了,反而觉着这是他们的推拒责任的言论。

  册子摊开,吴厂长的册子,汪副厂长的册子,生产主任的出入册子一对,就对出来了毛病。

  两个厂长的出入数量,完全是对不上生产主任的出入量。

  啪的一下,册子扔在了桌子上,高县长看着三人,直接问着:“你们谁说话?这数量少了一百五十二头,是怎么回事?”

  生产主任见状赶忙直接说着:“高县长,我这边还有工人们的出货数据!绝对没有问题。”

  这话一说,直接把吴厂长和汪厂长装在了里头。

  “高县长,我一般不管这些损耗出货!”吴厂长直接说着,那么事情就很明显了。

  看着众人的目光落在了自己这边,汪副厂长汗水哗啦啦的流下来,脑子里面在急转,他直接解释着:“高县长,都是近期,批条拉回去的猪仔多,有些还没有对上账目!”

  “你不是每日都有记录么?再说这是月初,难道上个月一个月就出去了一百五十头?你们这也太厉害了吧?”高县长直接问着。

  “这事,你们说说怎么回事?”看着汪副厂长不说话,高县长直接问着其他二人。

  此时眼瞅着问责,就不是你包着你,你包着我。而且本身三人还有些矛盾。

  生产主任看看汪副厂长,开口说着:“我这边听说郊区的农户那边有人从厂里拿了猪仔,但是现在不是没有批条不让出猪仔么?”

  吴厂长当做不知道一样的露出惊讶的表情,而汪副厂长直接就吓得魂不附体了!

  “没有,我没有那么去做!高县长,我都是严格按着工作要求做事的!”

  高县长听了,也不气了,反而一下子急了乐了,监守自盗,不是他这里说几句就完事的,直接让秘书叫来武装部,接着就是查账,查来往,于是养猪一场的贪腐案子一下子暴漏了出来。

  汪副厂长因为涉及的金额巨大,有接近一千块钱,直接被判了枪决,没过几天一个花生米就结束了一生。

  等齐门和王无病,接到内部整顿的消息时,再听着那个消息,齐门不由得有些庆幸,这要是钟红还在,自己妥协了,那么自己也可能会如此断送了前程和生命。

  “要不说呢,这心思要正,要走正路啊!”齐门感慨着。

  王无病看了他一眼,觉着这兄弟还是对离婚耿耿于怀,不过现在看着是放下了,毕竟算是幸运的事。

  “咱们两是不会那样的,没必要。但是有个问题,我得和你好好说道下。这个钟红的弟弟,你真的打算让他出厂?你不怕你家老丈人过来闹翻啊?”

  王无病问着齐门,钟红的弟弟钟蓝居然考进来当了临时工,这是他们始料不及的,但是成绩在那里摆着,也不能让人不进来,但是这些日子的考核,总是落在最后,还因为偷懒,让一头猪仔差点死掉,所以齐门直接要辞退他。

  “闹翻就闹翻,又不是没有闹过,但是这个厂子又不是我一个人的,咱不搞一言堂,所有的都按章办事1无规矩不成方圆,说的话就要兑现,要不然咱们以后怎么管理厂子?稍微有点关系,就不去惩处,怎么服众?开了,赶紧开了,省的看着厌烦。”

  齐门也知道真的辞退了,钟家搞不好会过来闹,但是管理工作,肯定不能马虎,再说,他自认为一视同仁的。

  王无病看着齐门坚持,也就不再说什么,直接自己去下了通知,省的齐门去下,要是起了冲突也不好看。

  钟蓝一听,自然是整个人原地爆炸,自己怎么说都是齐门的前小舅子,离婚了,就不认人了?

  “我要见齐厂长,我可是他小舅子,他怎么能这样对我,对我姐?”钟蓝说着就要往办公室里面去。

  二混子在旁边负责这个组,看着了自然是恨铁不成钢,直接拉住了人,开始训着:“你看看,你们三个负责的这几个猪圈!你还有脸闹?你是比人家干的好么?”

  钟蓝拧着脖子:“我不都是照着做的么?又没有死猪,怎么就开了我?”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