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龙腾小说 > 公主喜嫁 > 第九十五章 洞房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龙腾小说] https://www.hongyanmotor.com.cn最快更新!无广告!

  鲁威宁胡乱摆着手,有些尴尬的说:“没事儿,没事儿,都出去吧。”

  松香她们站着没动。

  赵语熙说:“你们退下吧。”

  松香她们这才应声退了出去,重新放下帘幕,关上门。

  出来之后柏香凑近了小声说:“驸马脑门红了一大块,刚才那动静,不是他撞了脑袋吧?”

  松香也发现了,毕竟那块红痕就在脑门正中,竖直的一道,看那宽窄,应该不是撞墙,也不是撞了桌角……

  莫非是床柱?

  她觉得自己没想错。

  可好好儿的驸马为什么要去撞床柱?

  公主他们今天晚上睡的这张新床,可是正宗的千工床,用的木料非同一般,听说用的是一种什么特别稀罕金贵的木料,天然有香味儿,且硬度跟石头有一比,匠工们做出这张床来可费工夫了。

  一般人要是想不开,一头撞床柱上,可能就会落个“触柱而亡”的下场了。

  猜想是一回事,松香还要叮嘱柏香:“不要乱说。”

  柏香点头。

  反正驸马那脑门上是有伤,不知道明天会肿成什么样呢。

  要不是他自己撞出来的,总不可能是公主打了他吧?

  柏香小声嘀咕:“要不要给送点儿药进去?”

  松香和她想到一块儿去了。

  不过她们再进去一次,估计驸马该恼羞成怒了。

  屋里头赵语熙也正问:“你这伤……涂点药吧?”

  “不用不用,皮都没破,睡一觉就好了。”

  鲁威宁脸涨得通红。

  松香她们没猜错,刚才他就是一头撞在了床柱上。

  那一声巨响,响的就好比每天清早慈恩寺敲响的那口大铜钟!

  鲁威宁回过神来不是先捂脑袋,而是先摸了摸床柱。

  咦,没断。

  没断就好,没断就好。

  这真是好木头……不知道做枪杆怎么样?

  “还是擦一点儿吧。”刚才他撞到头那一声响让赵语熙失声惊呼,把外面的宫人都招进来了,现在想想,也怪不得松香她们误会。

  撞的这么重,头居然没破?

  赵语熙要看他的伤处,鲁威宁不好意思给看,两人连番推让之后,赵语熙没办法了,说:“那你自己擦些。要不然……明儿怎么见人呢?”

  “那有什么,”鲁威宁看来对这种情况毫不陌生:“就说练武的时候被枪杆扫了一下。”

  呃,还能说得这么坦然?

  不过找理由找得这么熟练,看来这事儿以前他没少干啊。

  赵语熙的语气难得的坚持:“要么你自己涂,要么我替你涂,你觉得呢?”

  她一坚持,鲁威宁就服软了:“那我自己涂吧,不过……这屋里有药没有?”

  “有的,应该会有。”

  虽然这新房赵语熙也是头一次住进来,但是这里一应陈设物件儿,都是按着她在清意殿时候的习惯来的。

  在清意殿的时候,她屋里药就不少。现在换了公主府,内宫监和宗正寺的人当真周到,哪怕别的没配齐,药是不能少,生怕她出什么岔子一样。

  看赵语熙要起身,鲁威宁忙说:“你坐着,告诉我在哪儿,我自己拿。”

  “应该在梳妆台旁边的小橱里头,你找找看。

  鲁威宁觉得自己当真涨见识。

  一个小橱而已,也做得这么精致,那漆色亮的象镜子,可以清晰的照出人影。至于颜色,是很深的枣红,颜色格外好看。橱正面五个抽屉不是整齐成排的,而是高低错落的,有大有小,抽屉的把手铜饰组成了一只凤凰,首尾相衔。

  鲁威宁有点儿纳闷。

  这些都是药?

  这药未免太多,他实在分不出来哪是治外伤的。这样子也不象是药啊,倒象是姑娘家搽脸的香膏胭脂之类。

  赵语熙说:“那个白色圆瓷瓶里应该就是。”

  鲁威宁赶紧应一声,把那个瓷瓶拿过来,不再去琢磨抽屉里其他瓶瓶罐罐的用途。

  揭开盖子之后,鲁威宁还是觉得这象姑娘家用的擦脸膏,香喷喷的,膏体是半透明的颜色,乍一看象是鱼汤冷了之后的胶冻。

  赵熙宁用竹棒挑些出来放他手心里:“就是这个,擦些吧。”

  鲁威宁忙说:“够用了,还多了呢。”

  这药膏香喷喷的,他擦的时候总是有些别扭。

  香归香,这确实应该是药膏。鲁威宁常用跌打伤药,他能闻出香味儿遮掩下这膏里透出的药气。

  是好药。

  搽上之后,原来热辣辣的已经肿起来的脑门顿时感到一阵清亮,那种闷闷的胀痛一下子就消减了不少。

  “这个是化淤去疤的,抹上之后明早应该就看不出来了。”

  药搽完了,两个人又回到了没撞头之前的那情形。

  鲁威宁不象其他世家子弟那样,家中长辈早早给安排侍婢在房中伺候。

  所以说,他还是个不折不扣的童男子哪!

  当然这不代表他不懂,该懂的他都懂。

  就是……

  就是对着公主,他伸不出手去啊。

  那些诨话说的好没道理。

  什么叫吹了灯都一样?

  明明不一样。

  就算熄了灯,闭上眼,公主的面容依然清晰的映在他脑子里。

  那双眼睛明澈沉静,象是能一眼看到人心里。

  赵语熙觉得,要是她不动弹,两个人说不定能在新房里对坐到天亮。

  可这事儿,他不主动,难不成要她主动?

  她也做不出来啊。

  “天不早了,明儿还要进宫拜见父皇和母后,早些安歇吧。”

  鲁威宁应着:“是,是该安歇了。”

  赵语熙也不管他了,自顾自褪了鞋子,拢了拢头发,自己先躺下了。

  她面朝床里,鲁威宁看着她侧躺着的身形,还是不敢相信,自己今日成亲了,娶了这样漂亮的公主。

  他站起身,吹熄了床前的灯盏,只留了一盏纱帘外的灯没去动,在床外侧躺了下来。

  他觉得自己象是躺在云里,躺在梦里。

  守在屏风外头的几个人,包括松香在内都有些困意了,柏香头一点一点的,早就瞌睡上了。

  松香忽然听见了屋里的动静。

  细碎的,低沉的,暧昧的……

  她的脸微微红了,可也悄悄松了口气,放下了心事。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