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龙腾小说 > 诸朝争霸 > 190、兵临马邑城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龙腾小说] https://www.hongyanmotor.com.cn最快更新!无广告!

    大单于,呼揭干的小腹帕多回来了。

    尹稚斜连忙命人让他进来。

    “呼揭氏帕多见过大单干。”

    “快起来,呼揭干现在可以?”

    尹稚斜现在最关的就是这个自己安插在汉人那边的樵子。

    大单于,我王自从战败之后,便被那些汉人送讲马邑城中,说是为了保证太王的安全,

    但实则是软禁

    “大王日夜都在盼望大单干能够兵临马邑城,到时候大王自会想方设法为大单干打开城门

    帕多对着尹稚斜哭诉起来

    尹稚斜点了点头,让呼揭王讲攻马邑城,除了想削弱他本部实力以外“九三零”还有试探试一下呼揭干的衷小的打算

    结果在他看来,非常的不错,听说呼王的手下的士兵这次损失非常严重。而且他也顺利的取得了汉人的信任,自己一石二鸟的计划已经成功了。“你回去转告呼揭王,他日若是击?『喝四切』实郏?业ビ诒亟?炎詈玫牟莩〈陀杷?!

    “帕多带我王,谢讨大单干,不知大单于可有其他吩咐。

    帕多擦了?Q眼鱼的沮水,一脸感动的看着尹稚斜。

    “你先回去吧,的顾好你家大王。”

    送走了帕多,尹稚斜开始思素其他的问题

    这次聚会,乌恒和鲜卑只派来了几个无关紧要的小人物。

    让尹稚斜十分恼火,这两个墙头草的态度实在是有些暖昧。

    鲜卑还好一些,可是乌岛恒的王子赫海却一直待在长安没有回来

    其中的意思有些不言而喻了。

    “哼,既然你在找死,那就别怪本单千不客气了。”

    马上就要入冬了,尹稚斜不觉得那些汉人会在寒冷的冬天出兵帮助鸟恒。只要自己够讯速,赶在汉人反应讨来之前灭了它就行了。

    窗外的雪越下越大,赫海正在京兆尹里和几个回僚一?整理公文

    “今年这第一场雪可下的直大啊,赫海等会一起去喝点酒吧!”

    王明一脸和善的看着这个异族的同僚

    赫海高兴的回答道,不知不觉的加快了手中的进度。

    这次天子重开科举,不但很室的十子参加其中向赫海这样的异族也不再少数。

    王明本是跟其他汉室的士子们一样,准备看着些异族在者场会出笑话。让他没想到的是,这赫海居然也通过了初试,最后跟王明一起分到京兆尹里一起任职。

    虽然只是一个整理文案的困职,但也足够人前显贵了

    刚开始的时候,京兆尹里的汉人十子们并不喜欢赫海这个异族,甚至经常气?逅?墒呛蘸2⒚挥猩????怯米约旱男卸?卸?酥钊耍?趺鞅闶瞧渲兄?弧U舛问奔湟岳矗??苁强醇?蘸5谝桓隼吹骄┱滓??锢吒?撂?苏?砦陌浮V鞫?镏??行韪?镏?耐?瘢?用挥幸蛭??竦呐偶访娣⑸?

    慢慢的,所有人对赫海的映像开始改变,大家开始喜欢上这个懂礼节的异族固像大家不再排斥赫海,开始邀请他参加一些同僚间的聚会

    吃饭喝酒只是小意思,偶偶诳诳青楼更加深了同僚间的友情

    终干赦理完了,王明,我这边已经好了,你呢?”

    赫海看向身边的王明,不知道他那边整理完了没。

    我早就弄完了,就等着你呢!”

    “那我们走吧,这天气可直够冷的!”

    赫海微微笑了起来,他非常喜欢这里的环墙。

    两人结伴刚走到京兆尹大门口,一个异族男子急如匆的冲过来跪在了前面,

    “赫海王子,太事不好了!匈奴大单于数万大军偷袭我鸟恒国,大王率领族人拼死奋战可惜最后还是寡不敌众,被大单干击败,数千族人无一幸存,

    大王他也被割下头颅弃

    荒野。

    男子的话犹如晴天霹震,赫海一下子变的面如死灰。

    尔啊!

    赫海蹁倒在地,失声痛苦起来。

    如里不是自己一直劝说乌恒王向汉室这边靠拢,想必也不会让族人遭受此难

    共事这么长时间,王明到今日才知道赫海原来是当今乌恒的王子

    看到赫海哭的如此伤心,王明连忙上前扶起他。

    “赫海,男子当顶天立地,那匈奴大单干杀你父王,你自当以血洗之,如此?锥逄涮淅⒍岳鲜?袒濉!

    “听闻当今天子已有与奶决战之意,你不如前往由请往军由或可大仇得报l”干明的话惊醒了伤心欲绝的赫海,对啊,哭有仕么用

    和族人的仇恨一定要报

    “名谢王兄提10点,赫海这便向府伊太人请命,若能活着回来,定当与王兄不醉不归赫海说完,便转身想府内走去

    宣室殿上

    刘彻看到了京兆尹的奏折。

    这尹稚看来直的有些心急,杀死乌恒王这颗墙头草可以说是一步非常皇的

    虽然可以彻底解决他的后顾之忧,但同时也会让草原各部更加害怕。

    至于那乌恒干子,想要参加汉军为其父报仇,刘彻认为这是一件好事。

    让边关的守军都助他收拢四散的鸟恒族人,并大肆的宣扬汉室的仁慈,想来那些依旧准备做墙头草的草原各部,因该会出取舍了吧

    “大王,今年的冬天可比往年冷多了啊!”

    本王也觉得今年的天气确实比往年有些赛冷了。”

    乌恒干正在自己大帐之中与族里的头人们一起饮酒庆祝。

    他的儿子赫海最近跟汉人们走的非常近,这让他有些头

    是放在以前的话,鸟恒王肯定会强行命人将他给带回来,毕竟匈奴的的怒火可不是他小小的鸟恒可以承受的。

    自从马邑之战以后,命奶的热力开始西北退去,对草原上的各旋不再血以前那么有威慑乌恒王在试探了几次之后,便放任赫海留在长安

    寸去,这小子居然打算参加汉人皇帝举行的那什么科荃

    乌恒王不知道科举是什么东西,只是听说者过了以后可以在汉人那边做官。

    汉人的官可草贵着呢,既然自己那小子非要去试试,鸟恒于没有办法旦能同意。

    没根17到自己的儿子居然还真的老上了,听说光是每年的俸禄都有一百石

    一百石啊,这得用多少皮料才能从那些商人手中换回来啊

    更重要的是赫海可是汉人那里的官,现在的汉人可是连匈奴都可以打退的国家

    乌恒王非常高兴,他把这个消息告诉了所有的头人。

    里然,这些头人都来道贺,就连那鲜卑也派来了使节

    乌恒附近的一些小部族纷纷前来投靠自己,让乌恒的实力增加了不少

    来往的商人听说了乌恒王的儿子在长安当官,以前几士张皮料换一石粮食,现在可以换到两石。

    在询回他们以后才知道,这些汉人们已经开始把鸟恒当作了自己人。

    直到这个时候,乌恒王才明白为什么自己的儿子一直劝说自己倒向汉人这边

    “老库伯,你的小儿子今年也快成年了吧、讨几天我让人把他送到长安去,让他跟赫海起学学,说不定我乌恒第二个官就是他!”

    库伯是乌恒其中的一个头人,跟乌恒干送系非常亲近。

    “赫海王子是我们乌恒的骄傲,有他的提点,我家那小子一定会有些为,库伯在这里先谢过大王

    他的小儿子小库伯丛小就非常聪明,老库伯一直把他当作宝贝一样。

    听到乌恒干如此提携自己的儿子,老库伯的老脸上也是笑开了花。

    这是什么话,我们两个可以丛小一起长大的,如今赫海在汉人那里当了官,自然要帮助两个老家伙开始互相抬举的时候,门外然冲进来一个人

    “大王,大事不好了,大单亲率五万大军向着我乌恒杀了过来,扎拉里头人的部族已经全被杀死,所有的尸体都被太单干立于草原之上

    他没想到太单于居然如此兴师动众来攻打自己

    五万大军喱他岛恒全部战力加在一起地不过一万左右

    “大单于这是要灭我鸟恒啊!”

    乌恒王动的大喊起来。

    大王莫急,当下之际不如先放弃这里,带上所有族人血汉人的关隘靠近,另外派人向汉人求援。”

    老库伯虽然跟乌恒干一样非常吃惊,但是他不想坐以待毙

    鸟恒王也反映讨来,“对对对,快让所有人收拾东西,我们向南方靠近。”

    不愧是游物民族,收拾东西韭常讯速,除了不可缺少的金属器县和牲口,其他东西能丢弃的都给丢弃了。

    一个时辰以后,所有的鸟恒人都收拾完毕,随时可以出发。

    走吧!”

    鸟恒王不根在耽搁时间,命令这些老人和妇孺先行撤退,他自己则率领着数千乌恒土兵,打算拖延一下匈奶大军的步伐。

    “大王,你带领族人们退吧,让我留下来就行了”

    “老库伯,我是乌恒的王,大单干挥军攻打我鸟恒,想必也是因为赫海的事,我怎能离开“既然大王不愿意撤退,我库伯原意陪你一起抵御匈圾的大军

    乌恒王拥抱了一下老库伯,一切尽在不言之中

    “太单千据前方探子回报,乌恒干室领数千士在干城酣近聚集”

    听到侍卫的报,尹稚斜冷笑了一下,数千人就像跟自己的五万大军对抗

    “金令所有人加速前讲,一定不能放跑了鸟恒王

    草原之上,两队不成比佩的将十双眼通红的看着对方,随时都会发起攻击

    尹稚斜一脸胜券在揭的看着对面的乌恒王。

    “大单干、不知道我乌恒那里冒犯了包奴、致使大单干五万大军进入我乌恒?”

    乌恒王早已格生死置之度外,现在他旦想能拖延一时是时

    听说你儿子现80在已经在汉人那边当官了?这不是打算背叛我匈奶,还是什么?”稚斜攻打乌恒不过是杀鸡?睾铮?貌菰?夏切┣酵凡莨樗秤胨?

    “大单干不必多言,你攻打我乌恒的且的无非是受到迁怒罢了,我鸟恒十卒虽人少,却不尹稚斜摇了摇头不再多言

    攻!”

    匈奴大军发起了冲锋。

    乌恒十卒并没有与细奴大军正面迪锋而是涸技马头向着另一个方向跑去

    他们的目的旦是拖延时间,为了能让族中妇孺安全的靠近汉人的关隘。

    “相跑?给我追,务必不能放过一个活口

    二场追诼战上演了

    可是乌恒干的战马终有疲累的时候而匈权的却随时可以更换马继续赶

    很快,两队骑兵的距离越来技小

    “老库伯,看来我们的时候已经到了,也不知道他们到了汉人那甲没有?”

    “大王、我觉得妇孺们一定已经安全了。这么多年,我们又可以一起并肩作战了。”

    “是啊,那就让这些匈奴骑兵感受一下我乌恒勇士的实力吧。

    还是来晚了一步,

    韩安国带领将十们赶到乌恒的时候,旦看到几千具无头的尸体在哪里

    “父王,我回来了,你在那里啊!

    赫海一下子跪倒在地上,痛苦起来。

    韩安国叹了口气,命今将们开始清理战场,看看是否还有幸存的鸟恒人

    可是让他失望了,除了那些徘徊在附近的马匹,整个战场上早已没有一个活着的生物“赫海王子,现在还不是悲伤的时候,还有数王乌恒旅人在北平城内害羞你昭料。”韩安国看着失声痛哭的赫海不得不开口安慰他一下。

    他的话唤醒了赫,“是啊,父王的大仇还没报,族中的那些妇孺还需要自己照顾。”赫海停止了哭泣,抽出插在腰上的小刀,在自己额头上狠狠的划了一

    “尹稚斜,我海对天发暂,不杀你全族暂不为人!”

    今天,韩安国向往常一样巡视着城楼

    远方变然出现大量的烟尘,他以为姐又来犯边

    急忙命人吹响了号鱼,让北平城进a整戒状态,同时向附近的城池发出了求援的信号。等到一切准备完毕以后,韩安国才发现这些烟尘不是奴的土兵

    “将军,根据探子回报,前方的烟尘是鸟恒族的物民,听说是匈奴大军压境才匆忙从乌恒

    跑到咋们这里求援的,”

    韩安国很犹确,不知道要不要放这些人进城

    虽然他们大多数都是老弱妇孺,但是人数也有近万人左右。

    他担心这些人中混入了匈奴的妖细

    万一打开城门放他们进来以后,这些人固事的话、后果不搓设想

    城下的鸟恒人中走出一个穿着涅服的年轻人。

    “将军,匈奶大单干率数万精骑偷我鸟恒大王和我父亲率领旋由将士拼死图拦,才令

    我等活着抵达这里,还望将军诵融放我等进去¨

    小库伯满睑泪水的跪在了地上。

    韩安国看了看眼前的鸟恒难民内心很是纠结。

    “打开城门放他们讲来吧!

    三考虑之后,韩安国还是决定让这些人进城

    “万万不可啊,将军!

    身边的将领连忙出声阻拦。

    “打开吧,所有责任由本将军一人承担。”

    既然下定决,韩安国便不再犹魂

    吱呀吱呀……

    北平城的大门打开了,这些岛恒人了一样迪了讲来,仿佛在他们身后有什么恶兽一样

    “所有人按秩序讲城、不更慌乱”

    小库伯大声的对着自己族人喊道,他不想让没人产生误会

    进城以后的鸟恒人终干放下心来,不知道是谁先传来的声。

    没讨一会,所有的乌恒人都痛苦起来

    韩安国来到小库伯面前,刚刚就是这个少年开口才让他决定打开城门“你是谁?乌恒到底出了什么事?

    小库伯一下子跪倒在地上,将鸟恒所发生的事向韩安国近说了一边将军,请您看在我们王子也在汉室为官,出兵救教我们太王吧上”出兵肯定是不可能的,没有当今天子的圣旨,韩安国没有权力私自调动北平的将士出关。

    “你们现在城内修养片刻,我自会向天子亘报

    八百里加急将鸟

    消息送到了刘彻的手中。

    他没想到匈奴居然会在冬天对乌恒发动战争,这一战太出乎如彻的意料。

    至于尹稚斜的目的,刘彻倒是可以猜到二

    无非是乌恒最近跟汉室走的比较近,尹稚斜如果权要跟汉室决战。这些墙头草肯定不会留下,乌恒要么归顺匈奴、要么被包灭族。自从知道乌恒干的儿子在长安参加科举以后,刘彻特意给了他一个名分,将他留在长安

    就是打算让乌恒干站到自己这边。

    可是呢,这乌恒王有些不知好歹,居然还在妄想两边讨好

    这不、,墙头草可不是这么好当的,卧?X之侧,岂容他人?睡

    就算这次尹稚斜不去灭了乌恒,他日等刘彻大军出关的时候,第一个消灭的也一定是乌恒

    在京兆尹当职的乌恒王子赫海的涸动申请就放在了刘彻面前

    「呵呵,正好让这赫海返回鸟恒收集失散的(赵诺好)族人。”

    刘彻忍不住笑了出来,他本来就打算让赫海回到鸟恒。

    没想到这小子不用刘彻下旨自己就打算回去向尹稚斜复仇

    不讨这样也好,尹稚斜的这次屠杀恐怕会让所有的墙头草丕再左右摇摆

    要么选择匈奴,要么选择汉室,不可能再有第三条路了。

    至于诜择谁?刘彻对汉室非常有信心玩

    边是汉室的招安扶持,一边是匈奴的灭族屠杀。

    这种情况,傻子都知道选谁啊!

    接到圣旨的韩安国便率领城内十乒,带着赫淖一起赶往鸟恒故地。

    可是经讨这些天的耽搁,等到他们到来的时候,旦看到茜她的尸体。

    轲比云现在非常害怕,鸟恒就在他眼前被匈奴大军踏为平地

    自已这鲜卑实力不讨与乌恒相值罢了,如果大单壬想想灭掉自己的话实在太讨轻松。

    老国王的头顿现在还在龙城之中被人当作盛酒的器皿使用

    轲比云现在打死他都不敢和汉人有一丝联系。

    唉」轲比云叹了一口气,神情充茜了无奈

    自从马之战,臣单干败干汉人之毛以后。

    昔日威震草原的神话楼烦骑兵全军没,匈奴人对鲜卑的管控终于放松了一些。

    轲比云的小思开始活络起来、他仿佛看到了一个选择的机会

    送讨那些来往的商旅他知道汉人的处事方法,也让他产生了一种想法

    给汉人当狗腿比给?渑?说惫吠然岷

    匈奶人只会从自己这里不断的索取,而汉人那边却可以让自己的族人吃上一顿饱饭

    至干为什么要给别人当狗,轲比云也没有办法

    匈奴和汉室的实力太强盛了,在去缝中牛存的鲜卑不敢奢望能跟他们平起平坐

    就比如那次马邑之战,双方出动的兵力达到已42经达到士万以上。

    而鲜卑却口有万余将士可以用干战斗。

    朝比云本以为这两头虎然大物会拼个鱼死网破,两败俱伤

    结果却让他大失所望,匈奶军臣单干居然如此简单的就败了。

    其至都来不及让下今让自己偷落汉人的后方。

    军臣单干手下的几个善战部族差不多都搭在这场战役之虫。

    轲比云的鲜卑也是一样

    但是那瘦死的骆驼比马大,轲比云也不敢明目张胆的对抗龙城

    对于这个比包奴拳头更硬的大国、轲比云也抱着敬思之心。

    旦是由干鲜卑跟汉室之间坯?着一个鸟恒。

    就算轲比云想要去抱汉室的大腿都有些力不从心,只hb)能先放在一边

    鸟恒

    被灭以后,轲比

    匈虽然败干汉人之手,但是虎威由在。

    可是,要让他主动帮助尹稚斜去打汉人的话,他也不敢

    就在他每日都扫惊受怕的时候,一个人出现在他面前。

    “启京大王,汉人的商队甲面态一个人想要求见大王。”

    “不见、不见。没见我现在正头疼吗!”

    “大王,这个人自称是你朋友,说是只要你见到他就知道了。”

    轲比云有些矩惑,在他的映像中是有那么几个相熟的汉人。

    “让他讲来吧”

    轲比云也猜不出这个所谓的熟人是谁

    “大王、可还认得鸟恒赫海。

    一个熟悉的声音传了进来。

    “是你,你居然没死?”

    轲比云有些吃惊,不是说乌恒的贵旌们已经全部被匈奴道灭了吗?

    这乌恒王子是怎么回事!

    轲比云正在犹豫,要不要将眼前的这人抓起来送到龙城,也许还能换到一笔财富。

    “大王,我劝你还是打消一些不好的想法,我赫海既然赶来,就不会怕死。旦是你鲜卑恐

    柏就会成为下一个鸟恒了。”

    赫海伍佛猜到了?比云的想法。

    “赫海,你这话从何说起?”

    赫海哈哈大笑起来,满脸轻蔑的看着轲比云

    “常听人说,当代鲜卑王轲比云如何聪明,今日一见实在大失所望。“大王难道看不出大单干为何灭我乌恒?”

    轲比云所有所思的点了点头。

    他怎么可能看不出来,汉匈之间的气氛越来越紧张,太战一触即为

    乌恒这个墙头草被消灭旦是迟早的事情。

    “大王,他日汉匈大战爆发,你觉得他们会容得下你吗?”

    是的,他鲜卑也

    太单干既然能灭了他岛恒,难道还会放过自己?

    就算大单干放过了他,汉人的小皇帝也不能让鲜卑留下来。

    “你有什么话就明说,”

    轲比云没有心情跟赫海兜圈子。

    “大王难道不记得我是跟随何人而来的吗?

    人,赫海是混在汉人的商队一起丰到鲜的

    “你投靠了汉人

    太王,我海早己通讨了汉朝天子的科坐,如今在长安为官、何来投靠一说l”

    “我此次前来,旦是不想卑地跟我乌恒一样,被匈奴剥削了这么多年,到头来落了一个

    家破人亡的下场。”

    赫海在汉人那里做官的事情,轲比云也早有耳闻

    鸟恒的下场确实让人胆寒,如果可以的适轲比云真的不想赴乌恒的后尘。实他撞情一动、赫不会无维无故到这里跟自己说这些

    “赫海王子造请坐,之前多有怠慢,还请王子恕罪!”

    看到赫海坐下以后,轲比云连忙为他倒上酒水。

    “我观王子模样,烈怕早已胸有成竹,还请干子本干指点迷津。

    看到细比云如此表现,桂海微微送了一口

    大王,何须如此。疏我同来一人,可为太王分优。”

    轲比云咋到赫海说有人能够帮自己解决现状,连忙回道是谁。

    赫海将帐外等候的一人引了进来。

    “此人就是北平太守韩安国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