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龙腾小说 > 高武27世纪 > 第452章 水中我为王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龙腾小说] https://www.hongyanmotor.com.cn最快更新!无广告!

  启夏城内,人们还不知道苏越的情况。

  一来,这里距离湖面比较远。

  第二,这群乌合之众挡着视线,就连牧橙和白字青都只能干着急,他们知道苏越正在往回赶,却看不到苏越是什么情况。

  当然,启夏城里的武者,也根本没时间去关注湖面。

  他们不知道苏越的事情,当然也不知道聂海钧必败。

  所有人心里还有希望。

  轰!

  离灾鼎上,出现了第六次的苍龙火焰异象。

  九龙成型,就代表离灾鼎彻底被泉火激活,也代表神州的计划成功。

  其实火焰异象的形态,可以由聂海钧随便设置,神州华夏,龙的传人,聂海钧专门设定为龙形态。

  马上就是第七次。

  距离成功已经越来越近,有几个低阶的科研人员已经做好了欢呼的准备。

  轰!

  也就在几秒之后,第七次苍龙火焰耀世而出。

  所有科研人员都紧紧捏着拳头,浑身激动。

  成功了,马上就要成功了。

  而靳国堑却垂下头。

  看上去,他是太疲惫,也可能是因为伤势太重。

  其实靳国堑是沮丧。

  刚才他秘密得到消息,自己的任务,宣告失败。

  仅仅一个种族的泉火,根本就不能使用,聂海钧注定会失败。

  虽然错不在他,但靳国堑心里还是十分愧疚。

  同时,他也担心苏越的安全。

  如果不是苏越拿回了真正的泉火,他会内疚一辈子。

  当然,靳国堑不敢去湖边张望。

  聂海钧已经知道泉火有问题,但院长却已经触动泉火,他得耗费一定心血,才能清空离灾鼎,从而让离灾鼎再一次接纳八泉火。

  而这里的平静,也是要麻痹异族,让他们迟一点去对付苏越。

  所以,靳国堑只能低头,装着自己什么都不知道。

  “聂海钧,还能迷惑敌人吗?苏越在湖面已经开战,尽量多迷惑一会,别让异族大部队返回去。”

  燕晨云的声,突然现在耳机里。

  他已经被轰击成一个血人,但还是通过赵江涛,听着湖面上的汇报。

  就在刚才,苏越斩杀了三个六品。

  燕晨云庆幸,幸亏自己提前把无心葫芦给了苏越,否则他会很被动。

  有了葫芦,苏越就是一个六品。

  他甚至比六品还要强大。

  “抱歉,压不住了。”

  聂海钧道。

  轰!

  也就在聂海钧话音刚刚落下,第八次的火焰苍老,直接在组成的过程中熄灭。

  对!

  没有来得及成型,就已经在空中幻灭。

  犹如一场黄粱梦,一切都沦为泡影。

  与此同时,离灾鼎也彻底没有了任何光泽,犹如一块巨大的破铜烂铁,启夏城的温度,也瞬间掉落至冰点。

  咚!

  一个科研人员一屁股坐在泥浆里,整个人犹如被雷击了一样,手脚都是冰冷的状态。

  其他科研人员也满脸错愕。

  每个人都不敢置信。

  失败了吗!

  对。

  确实是失败了。

  酝酿了这么久的希望,耗费了多少人的心血,最终还是宣告失败。

  就在距离成功一步之遥的时候,彻底失败。

  有几个科研人员当场落泪。

  他们肝肠寸断,没有人可以理解这种绝望。

  聂海钧惨白着一张脸,也说不出的沮丧。

  虽然希望还在。

  但自己的计划,其实已经一败涂地。

  ……

  指挥中心。

  “哈哈哈哈,袁龙瀚,你看看,启夏城发生了什么?

  “是不是你们窃取灵泉的阴谋,失败了?

  “哈哈哈哈,窃取我八族灵泉,简直要笑死本尊。”

  终于,期待中的场景出现。

  名场面啊!

  气死你个袁龙翰。

  青初洞笑的前仰后合,声音还特尖锐,就像指甲在划玻璃。

  其他几个绝巅也犹如在看傻子一样,眼睛里全是嘲讽。

  袁龙瀚黑着脸,和死人一样。

  元古子不说话,明显也是被气的够呛。

  而那个一直叫嚣的蝼蚁,已经被气到绝望,她哪里还有那么伶牙俐齿。

  蝼蚁就是蝼蚁。

  “袁龙瀚,你能耐不是很大吗?为什么科研院失败了?”

  青初洞又轻蔑的问道。

  “袁龙瀚,你就是个笑话,希望你继续来盗窃泉火,我们在盟天城等着你。”

  钢骨族的绝巅也一脸冷笑,及时补了一刀。

  “可惜,神州今天要死一个大将,还要死一个科研院的院长!

  “等聂海钧这恶徒被斩杀之后,我看你袁龙瀚还能让谁研究这些破玩意。”

  四臂族绝巅也跟着嘲讽道。

  简直大快人心。

  “袁龙瀚,按照你们神州的说法,我是你大爷。”

  随后,沸忠炎也补了一句。

  这时候,其实所有人目光,全部都汇聚在光幕上。

  毕竟,泉火失败只是个开始。

  双方真正的博弈,才刚刚开始。

  在绝巅的眼里,目前虚忌河上的苏越,还没有任何值得关注的必要。

  而袁龙瀚和元古子不说话,他们在等待苏越归来。

  现在,异族的五个绝巅,都在等着燕晨云露出破绽,从而将其格杀。

  而青初洞他们四个绝巅,却在怜悯着的沸忠炎。

  你沸血族的最强九品,马上就要被四象锁震杀。

  一切,都按照计划进行。

  一切,都那样完美。

  滴水不漏。

  “袁龙瀚,燕晨云的状态,好像不好啊。”

  突然,青初洞眼睛一亮。

  随后,其余绝巅也屏气凝神。

  没错。

  可能是因为泉火失败的原因,燕晨云的防御网开始松懈,而他的精神力,也出现了一瞬间的恍惚。

  其实这也正常,绝巅们能理解燕晨云,所以他们才会抓住这个破绽。

  毕竟,酝酿了这么久的计划失败,任谁都会失神。

  袁龙瀚和元古子却皱着眉。

  没道理啊。

  燕晨云明明已经知道前因后果,他为什么要买一个破绽出去。

  以他的绝世战法,还可以抵挡一会。

  难道?

  燕晨云还要反杀?

  唰!

  袁龙瀚猛地站起身来。

  他被自己这个念头吓了一跳。

  如果是真的,那燕晨云就是在火焰上走钢丝,稍有不慎,就是万劫不复。

  ……

  对!

  燕晨云确实是要反杀。

  他已经是意识到,这5个异族,要利用自己的疏忽,来格杀自己。

  但他知道这5个畜生心怀鬼胎。

  他们在本族,都是实权神长老,但内部同样也有竞争,所以他们都渴望立功,渴望证明自己。

  之前他们忌惮自己,不敢有人先冲上来。

  但自己疏忽的瞬间,就一定会有九品上来杀自己。

  那时候,就是燕晨云反杀的机会。

  燕晨云漏出破绽的地点,也有着特殊的讲究,他在刚才防御的时候,已经布置下一座燕葬绝杀阵。

  可惜的是,以他现在的状态,燕葬绝杀阵不可能秒杀一个九品。

  但让他重伤,断送他的绝巅根基,还是游刃有余。

  而且燕晨云心里清楚,这群畜生还会内讧,会联合起来诛杀沸变离。

  这也是机会。

  嗖!

  是苍毒。

  果然,阳向族永远是最狡猾的种族,也是最不要脸的存在。

  苍毒率先找到了燕晨云的破绽,他根本就没有给其他九品提示,自己率先就冲杀出来。

  虽然是5个九品围攻燕晨云,但谁能率先斩下燕晨云的人头,这很关键。

  当然,他们4个之前就已经有约定。

  只要燕晨云被斩杀的瞬间,他们就要施展四象锁。

  苍毒在冲出去的瞬间,已经提前触发了四象锁。

  情况太紧急,沸变离根本就没有意识到他已经落入圈套。

  刚才苍毒拍了一下他的肩膀,那时候,就是苍毒率先刻下四象锁的阵图。

  至于其他三道阵图,得其他三个九品去施加。

  苍毒唯一的目标,就是禽兽斩下燕晨云的脑袋,他需要立威,需要得到更多的阳向族资源,这样才能早点突破到绝巅。

  燕晨云一直都是阳向族的大敌。

  只要能斩了燕晨云,启夏城上空的防御网会破,他们就可以下去再斩聂海钧。

  “该死,被苍毒抢先。”

  钢骨族九品气的大骂。

  阳向族太不要脸,速度简直比光还要快。

  这时候,掌目族的九品,给了钢骨族九品一个眼神。

  这是个警告的眼神:大局为重,现在不是抢功劳的时候,先杀沸变离。

  果然。

  这个警告有用。

  暴怒的钢骨族和四臂族,顿时冷静下来。

  确实,这次任务,他们最大的目标,是震杀沸变离。

  哪怕被燕晨云逃走,也要先杀沸变离。

  苍毒的四象锁已经成型,目前还剩下他们三个。

  三个九品微微点点头,掌心里不约而同的酝酿着四象锁的阵法奥义。

  前前后后,不到一秒时间。

  “燕晨云,你受死吧。”

  苍毒已经闪烁到燕晨云面前,他嘴角是一股轻蔑。

  作为一个防御无敌的强者,漏出破绽的时候,就是你必死无疑的时候。

  果然。

  燕晨云眼里出现了惊慌,出现了恐惧。

  哼!

  虚张声势的蝼蚁而已。

  哪怕你伪装的多么无畏,但面对真正死亡的时候,还是难免会恐惧。

  苍毒心里冷笑了一声,甚至还有些失望。

  他心里尊重燕晨云,觉得对方应该是个英雄,无畏的英雄。

  燕晨云眼底的惊恐,却突然让苍毒有一种索然无味的感觉。

  这个无纹族,不配当英雄,自己高估了他。

  苍毒的兵器,也已经刺向燕晨云的脖颈。

  “抱歉,我死不了!”

  然而。

  就在苍毒身躯贴到燕晨云附近的时候,那个惊慌,恐惧,甚至有些胆怯的九品,瞬间就恢复了冷静。

  那两颗瞳孔,简直像是黑洞。

  同时,苍毒感觉到了周围无处不在的危机。

  嗡嗡嗡!

  诡异的声音,从四面八方而来。

  是气血组成的血色燕子。

  拇指大小,成千上万。

  苍毒还没有过来的时候,燕子是尘埃和血雾的状态。

  因为燕晨云浑身伤口,没有人注意过他的血液。

  5个九品,都在关注燕晨云的大意和破绽。

  但他们却没有意识到,那些不断扩散的血雾,已经在空中定格了很久。

  当局者迷。

  如果以旁观者的角度去看,就会察觉到诡异。

  以燕晨云为中心,方圆三里的虚空,竟然被定格成了一幅画,只有几个九品在移动。

  这幅画,就是燕晨云布局下的燕葬绝杀阵。

  如果在平时,苍毒大概率不可能踏入绝杀阵内,毕竟杀阵破绽太多。

  可现在,苍毒自以为是,亲自踏上了这个漏洞百出的燕葬绝杀阵。

  “燕晨云,你阴我,该死!”

  嗡!

  苍毒反应很快,他下意识就要逃走。

  其实还来得及,虽然现在逃走也会负伤,但总不会死在这里。

  燕晨云这畜生太阴险。

  原来他根本就没有失神,他的恐惧和慌张,都是在诱导自己。

  “沸变离,你听说过四象锁吗?

  “他们四个要用四象锁杀你,而且还要灭了沸血族。”

  这时候,燕晨云淡漠的看着苍毒,并且说出了一句话,一句足可以引发火山爆炸的话。

  果然。

  原本要逃走的苍毒,又震惊了一下。

  在这种0.0几秒的杀戮状态中,谁会允许你愣神。

  所以,苍毒慢了一个刹那。

  刹那,那就是地狱。

  苍毒身上,瞬间附着了一层密密麻麻的血色小燕子。

  他原本可以逃走,起码能少承受一半的血燕打击。

  可一个愣神,他就错失了最佳逃亡机会。

  完整版的燕葬绝杀阵,彻底将苍毒包裹成了一个大茧。

  从现在开始,苍毒哪怕是不死,也必然要被扒层皮。

  而在血茧内的苍毒,则已经被燕晨云差点吓到窒息。

  四象锁杀沸变离。

  这是四族机密,核心中的核心机密。

  除了四个绝巅,就只有他们四个知道。

  可神州的燕晨云,他为什么也会知道这个消息。

  这根本就不可能。

  神州会演算天机吗?

  也难怪苍毒震惊。

  燕晨云这句话,确实不亚于晴天霹雳。

  “该死,这些东西,会钻到我血液里。”

  随后,苍毒一声怒骂。

  没错。

  燕晨云的燕葬绝杀阵,不会在体表外爆炸,反而是在九品的体内发生强烈爆破。

  九品的气罡,挡不住燕晨云的血燕。

  其实很多人疏忽了一个细节。

  从开战到现在,燕晨云虽然被轰的皮开肉绽,空中到处都是炸开的血雾。

  但没有人意识到,燕晨云炸开的血雾,并没有渗透到土壤里。

  这些都是燕葬绝杀阵的一部分。

  “畜生!”

  这时候,远处也传来了沸变离的怒吼。

  他听到了燕晨云的声音。

  第一个刹那,沸变离以为是燕晨云挑拨离间。

  可接下来,掌目族的畜生,在自己腰上点了一下。

  如果没有燕晨云的提醒,沸变离不会意识到有问题,毕竟这么狭窄的对战空间,触碰一下也正常。

  可他开始警觉之后,果然发现,掌目族这个畜生,将一缕特殊气血,拍打到了自己体内。

  轰隆!

  沸变离反手就是一招反杀,将掌目族九品轰开。

  “事情有变,速速解决战斗!”

  钢骨族和四臂族的九品立刻要震杀沸变离。

  所幸,四臂族九品距离沸变离很近,虽然他已经发疯,但四臂族九品还是成功将四象锁烙印打下。

  然而,钢骨族就没有那么幸运。

  沸变离又不是个傻子。

  事情已经发展到这种地步,他怎么还可能坐以待毙。

  沸变离下意识想逃。

  啵!

  然而,沸变离惊然发现。

  他竟然走不了。

  在虚空之中,竟然有一层屏障。

  这层屏障里,还有绝巅的气息,想靠自己破开很难。

  “逃不了了,你们在轰击我的时候,我就已经布下绝阵,你们无法轰击启夏城,同时,也无法离开这里。

  “对了,我还得感谢你们绝巅的覆盖大阵,如果不是你们要隔绝降妖,我还真没有那么多的气血量。”

  这时候,燕晨云擦了擦嘴角的鲜血,轻蔑的看着他们。

  废了。

  终于,这群要追杀自己的畜生,再没有任何杀伤力。

  燕晨云其实可以提前告诉沸变离四象锁的事情。

  但那时候他没有把握。

  第一,四族九品还没有出手,燕晨云的话没有说服力,反而还会引起警惕。

  第二,苏越还需要掩护。

  可现在不一样。

  苍毒轰击自己的时候,已经施展四象锁。

  燕晨云提醒的时候,正好掌目族也在施展。

  计划成功!

  凝固!

  此时此刻,上空的大战突然停止。

  一切都变的诡异起来。

  燕晨云在安然恢复伤势。

  苍毒被燕葬绝杀阵笼罩,目前自顾不暇。

  而沸变离警惕的缩在角落,死死盯着要杀自己的三个畜生。

  但钢骨族,掌目族和四臂族的九品,却突然失去了方向。

  四象锁完成了四分之三,虽然也能压制沸变离,但效果和完整的四象锁天差地别。

  而且他们现在也不敢和沸变离誓死厮杀。

  毕竟,旁边还有一个燕晨云在虎视眈眈。

  就这样,九品战场,形成了三足鼎立,彼此牵制的状态。

  沸变离想逃,同时还要防着燕晨云和三个畜生。

  三个九品不知道该先去杀谁。

  而燕晨云虽然转败为胜,保证了九品战场的胜利,但他却更加担心虚忌河上的苏越。

  最终的胜利,还得等苏越回来。

  “老燕,你小子够能耐。

  “看不出来,平时木讷老实,原来一肚子坏水!”

  聂海钧抬头看着九品战场,由衷的点点头。

  太阴险。

  以前就有人说过,燕晨云是个老阴比。

  很多人不信,看来是真的。

  对了。

  公开说这话的人,好像是苏越的父亲……青王?

  “苏越,你一定要安全回来,一定,我相信你。”

  随后,聂海钧转头,眺望着虚忌河。

  最后的希望。

  ……

  指挥部!

  异族九品内讧的一幕,也落在了袁龙瀚他们眼里。

  对于燕晨云的极限反杀,袁龙瀚一万个满意。

  这就是神州武者的强大。

  然而,五个绝巅的情绪有些微妙。

  毕竟,沸忠炎不是个死人。

  “青初洞,你们四个什么意思?是要和我沸血族不死不休吗!”

  沸忠炎开始怒骂。

  果然,四个畜生居心不良,怪不得他们执意要沸变离出战。

  原来他们要杀沸变离。

  沸忠炎不傻。

  他瞬间就判断出了四个畜生的阴谋。

  他们想杀了沸变离,这样沸血族的沸珑印就废了。

  “该死,八族的泉火被偷走,那个偷八泉火的小贼,正在返回启夏城的路上。

  “袁龙瀚,到底是不是你的阴谋。

  “你骗的我好苦啊。”

  桌面上,青初洞的脑袋一闪一闪,明显是已经被气炸肺的表现。

  他甚至都没有去回应沸忠炎的话。

  功亏一篑。

  就在刚才,青初洞收到了苍拜的汇报。

  原来神州还有个奸细,他还偷走了八族的所有泉火。

  这还能了得?

  “哼,青初洞,你觉得你能赢吗?”

  袁龙瀚冷笑一声。

  同时,他的心也被揪到了嗓子眼里。

  暴露了。

  苏越偷走八泉火的事情,终究还是没能藏得住。

  接下来,就看苏越的本事了。

  ……

  湿境。

  联军大营。

  沸变离已经掀翻了房顶。

  开什么玩笑,一开始就是个阴谋,一开始就是针对自己的阴谋。

  原来自己就是个傻子,一直被蒙在鼓里。

  沸变离差点气的吐了血。

  他现在只希望沸变离能逃回来。

  否则,沸血族就真的危险了。

  “沸忠炎,你傻子吗?

  “有没有听到我刚才说什么?八泉火被无纹族盗走,如果那奸细成功返回启夏城,咱们圣地就危险了。”

  青初洞站起来怒吼。

  这老畜牲,没一点大局观。

  “我去尼玛的,老子沸血族都要被你们灭了,还谈什么无纹族。

  “你们等着沸血族的怒火吧!”

  嗡!

  一个闪烁,沸忠炎直接离开会议。

  废话。

  如果现在不赶紧逃走,很可能被四个畜生被镇压。

  但现在他们操心无纹族的事情,没时间理会自己。

  “怎么办!”

  钢骨族绝巅看着青初洞。

  乱了。

  所有的计划,全部被打乱。

  杀燕晨云和聂海钧,已经成了泡影。

  现在杀沸变离都很难。

  而且神州还窃走了八泉火,简直是火上浇油。

  “还能怎么办,赶紧派人,把八个区将军抓回来。

  “我已经联系了刺骨族、虫头族和双角族的绝巅,他们已经去抓区将军。

  “你们谁距离沸血族近,立刻把沸血族的区将军也抓了。”

  这时候,青初洞猛地站起身来说道。

  “嗯!”

  几个绝巅沉着脸点点头。

  当然,他们现在的谈话,已经切断了和袁龙瀚的对话。

  关于区将军的事情,千万不能被袁龙瀚知道。

  “奸细还在河面,还没有回去,立刻通知追兵去包剿。

  “咱们还有机会,200多个宗师拦在启夏城前,奸细是个五品,不可能冲过去。

  “不急,不急!

  “慢慢来!”

  青初洞长吁一口气。

  这时候,来自绝巅们的命令,也已经下达到了虚忌河那200多宗师的身上。

  湖面杀气腾腾。

  ……

  “好紧张啊。

  “不过也好刺激!”

  苏越回到水面,他已经开启了轮回夜刃的第十次封印。

  100%的全属性增幅,让苏越有一种睥睨天下的感觉,他觉得这片湖泊,本应该被染成鲜血的颜色。

  绝世战法,我苏越今日来正名。

  而200多宗师,得到绝巅的消息,开始奋不顾身的杀来。

  重赏之下必有勇夫。

  这次绝巅们许诺的条件,是绝巅的亲传的位置。

  对!

  能杀了这个奸细的武者,绝巅会收为亲传弟子。

  “苏越,准备好了吗?我要开始了。”

  湖面之下,赵江涛也准备好了绝世战法的启动工作。

  虽然会付出惨重代价,可他做好了牺牲准备。

  今天,我这个七品,要让你们知道……水中我为王。

  咕咚咚!

  咕咚咚!

  咕咚咚!

  原本还算平静的湖面,突然犹如岩浆一样,冒出了密密麻麻的起泡。

  “校长,今天咱俩来创造一个奇迹。

  “以二敌二百,咱们杀他个干干净净。”

  苏越抬头。

  200多宗师已经扑面而来,密密麻麻,犹如一个个巨大的蝗虫。

  而苏越的身上,则浮现出一团漆黑的浓雾,原本虚忌河上空就阴云笼罩,这层浓雾,直接隐藏了苏越的身形。

  “苏越,你千万小心,别太逞能,以逃命为主。

  “我很安全,你别挂念。”

  耳机里,传来了燕晨云的声音。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